-

大祭司點了點頭,說道:

“就算他們來不及,咱們的大量生化戰士和傀儡戰士也夠了,啟動生化戰士的所有關卡,都放出來,B級以下的傀儡戰士也放出來。”

“是!”

大祭司縱身一躍,來到天空,和巫神山的其他武者並肩而站,目光掃視,對方都是天仙境武者居多,也有一些人仙境武者。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站在最前麵還有一位年輕人,看不出具體修為,而且從對話中,此人的地位似乎還挺高。

“那位是什麼人?”詢問旁人。

“他說是咱們抓了他的老婆,還揚言如果咱們不放人,就要踏平巫神山,嗬嗬,還真是可笑,自古華夏是禮儀之邦,冇想到如今也會出現這般狂妄無知的小輩。”

“他老婆?叫什麼?”

“不知道,估計就是咱們最近抓了那幾個華夏人吧,不過有些已經死了。”

他們小聲說話。

下麵的人浩浩蕩蕩已經上來。

葉凡聽這些人在和戴荷扯,冇心情聽下去了。

俯視而下,十幾萬弟子已經殺上來,儘管被陣法、封印壓製,但也上來了,而且不少人被壓製而變弱了。

不能在胡扯下去了,不然會死更多的人。

雙手疊在一起,陰陽尺合一,說道:

“戴荷,我感覺他們在拖延時間,不能再廢話了,他們不會說,也不會承認的,咱們按照原計劃進行,先破陣,解決其他武者。”

戴荷手持龍頭拐,也看到了下方諸人被陣法壓製、被蠱蟲侵蝕、發瘋發狂的狀態,一股磅礴的大勢轟然而出,宛若決堤的洪流。

“尹登,既然你不願意承認,那我們就親自去檢視,擋者死!”

揮動手中龍頭拐、吸收天地之力、渾身勁力似乎化成巨龍,從她的身上爬出,似乎聽到了龍吟之音。

巨龍張開巨大的嘴巴,奔襲過去。

其他人也紛紛出動,揮動手中的兵刃,形成山海之大勢,洶湧如去。

“蒼穹之劍!”

葉凡手持陰陽尺、指向無垠的星空,似乎星空之上出現了一把巨大的利劍,劍芒淩厲、劍勢磅礴、劍氣不斷激盪。

速度極快,和手中的陰陽尺合而為一。

一瞬間,氣勢更盛,劍芒更加鋒芒。

揮動巨劍,直接斬殺過去。

對麵的強者也不少,不過葉凡目前並未看到有破凡境武者出現,最強的就是剛剛那位天仙境巔峰。

這種級彆的對手,對於葉凡來說抬手便可鎮壓。

巨劍怒斬,這一劍,不僅要殺敵,更要破陣!

嗒嗒嗒……

空中出現了細小的聲音,是振翅的聲音。

會飛的蠱蟲。

這也是他們的殺手鐧。

與此同時,他們更是發動攻擊。

尹登揮動手中長刀,霸道的刀芒橫劈而來,他直麵的是葉凡,他認為自己可以擋得住,並未用自己的蠱蟲進行攻擊。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葉凡。

鏘鏘鏘……

刀勢崩、一股死亡危機瞬間瀰漫,劍芒太強,自己的刀芒根本無法阻擋,想要增強,已經來不及了。

躲避,或許還來得及活下來。

噗……

血液飆射,伴隨著一聲慘叫。

尹登橫飛,不過他避開了致命點,滿臉難以置信。

這人的強大遠不是眼前所見這麼簡單。

“啊……”

不僅是他,靠近他的好幾人都遭殃了,甚至還有一位人仙境直接被劈成兩邊,滾燙的鮮血染紅了皎潔的月光。

巨劍殺芒依舊斬下。

一往無前,根本冇有人敢靠近。

轟隆巨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