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從四麵八方衝過來,足足有八道身影,刷一下,掠過。

帶著雄渾又強大的氣勢奔襲而來。

連葉凡都感覺到壓迫力。

餘光掃視,居然是八位強者,不過狀態不對,略微驚愕,道:

“傀儡戰士?”

鏘鏘鏘……

八位傀儡戰士亮出兵器,並排而立,硬生生擋住葉凡的凶猛一劍,激射出大量的星火。

甚至有一位傀儡戰士支撐不住,身體被切開,但他冇有絲毫的退避,已是屍體,冇有知覺、冇有感覺、不過是被操控而已。

呼呼呼……

八位傀儡戰士終究還是被一劍擊飛。

但他們爭取到的那點時間已經足夠兩位天仙境武者逃開,而他們逃開之後,便冇有再次現身。

他們已經身受重傷,明白了靠自己的肉身是打不過葉凡,唯有傀儡戰士,而且還不能太弱。

那八位傀儡戰士,毀了兩位,還有六位,儘管被劍芒所傷,但他們絲毫冇有影響,依舊殺過來。

不止六位,還有更多,不斷從地下爬出來。

一下子,密密麻麻的足足有上百位傀儡戰士和生化戰士撲向葉凡。

葉凡掃視,說道:“這味道……還真是噁心,你們這些人簡直就是變態,給我散開!”

一劍怒斬,周圍劍氣激盪,不斷切割,一具具屍體爆炸,黑色惡臭的液體灑落,滿滿的屍臭味。

實在令人作嘔。

葉凡發現了,這些屍體,斬斷一臂、一腿都不能消滅,唯有將他們徹底打碎才行。

嗒嗒嗒……

爆破這些屍體,卻出現了上千隻蠱蟲撲來。

葉凡冷漠掃視一眼,腳一跺。

巨大的陰陽圖出現在腳下,嘴裡唸唸有詞,一個巨大的八卦陣舜速出現,以他為中心,周圍的空間都屬於陣法之內。

強勢的陣法之力壓製而下,這些蠱蟲紛紛墜落,掉落在地上的陰陽圖內,快速融化,化作虛無。

目光掃視四周。

戰場一片慘烈,不少人遭遇到了蠱蟲的傷害,痛苦的抓著自己的頭皮、心臟、這種行為相當殘忍。

來之前已經告訴過這些人,特彆注意蠱蟲,以勁氣護體,可以阻擋大部分蠱蟲。

可在戰鬥中,以勁氣護體,必定會削弱對戰實力,有些人就冇有那麼聽話。

“師弟,我們的人雖多,但這些蠱蟲和傀儡更多,照這樣下去,咱們會損失巨大,我有一個重大發現,或許能緩解。”

林溫柔來到葉凡身邊,渾身是血,滿腔的戰意,身上不知沾了多少敵人的鮮血。

“什麼發現?”

“你冇發現這地方的煞氣已經開始滲透出來了嗎?那些封印和陣法被破壞,佛像被破壞,已經壓製不住地下的煞氣和死氣……”大量陣法接連被迫,封印也不斷被摧毀,戰鬥餘波同樣摧毀了不少建築物,巨大的佛像倒塌,廟宇化作廢墟。

原本壓製煞氣、死氣、屍氣的能量逐步消失,自然就滲透出來。

更有大量的生化戰士和傀儡戰士破土而出,帶著濃鬱的煞氣殺出來,整個戰場已經瀰漫著漸濃的煞氣。

這些煞氣對於生化戰士和傀儡戰士來說,那就是營養成分。

密密麻麻的生化戰士和傀儡戰士完全不知死活,冇有五感,瘋狂的攻擊人,不會被消耗而變弱,煞氣就是永遠的營養液。

“靜心咒!”林溫柔開口說道。

她體內住著惡魔,每次發作,都需要師弟誦經、其中靜心咒起了極大的作用,可驅除心魔、淨化魔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