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場瀰漫的這些雖然不是魔氣,但也差不多,應該是有點用的。

葉凡也是一下子想到這兒,縱身一躍,來到高空,被十幾位傀儡戰士追殺過來,抬手,揮劍,無儘劍芒斬下。

噗噗……

斬儘殺來之屍體,黑色惡臭的液體灑落而下。

將手中陰陽尺彆在腰間,雙手合十,輕閉雙眼,嘴裡開始誦經,佛門心法。

佛教起源於天竺,而這個國家正是天竺,擁有純正的佛光。

伴隨著佛經的吟誦,葉凡整個人變得金閃閃起來,淡淡的金色光暈開始出現在周身,將他包裹起來。

金光越來越亮、範圍越來越廣、從葉凡的嘴裡時不時的吐出金色的佛門經文符號,不斷垂落。

這金閃閃的光芒,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垂落的金色符文,如同飄蕩的花,落在下方戰場上,落在正在戰鬥的屍體上。

這些屍體似乎有所感應,似乎被壓製,動作變得遲緩了一些。

空氣中的煞氣、屍氣、逐漸被壓製、被淡化。

倒在地上的巨大佛像居然有了感應,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即使被打斷了的佛像依舊散發出金光。

金色的光芒在這月光之下,格外顯眼。

“這……這是佛門靜心咒?”

“佛門淨化驅魔心法?”

“大悲咒?”

隱藏在暗處的巫蠱師一下子懵了。

身為天竺的人,祭煉屍體的人,他們對於這些佛門心法最熟悉不過了,雖說戰鬥方麵冇多大用處,但淨化邪氣、魔氣、煞氣卻有著極大的作用。

他們也是利用佛門心法進行祭煉屍體、壓製煞氣的。

令他們萬萬冇想到的是華夏人居然對這佛門心法也如此深詣。

甚至連他們的蠱蟲也受到了影響。

嗖!

另一處高空之上,也出現了一個誦經之人——李秋水。

當初她和葉凡在無相秘境時,為葉凡護法,之後,葉凡傳授她佛門心法,她也就研究了一些,領悟得並不深。

她身上的金光比較淡,偶爾纔會有一兩個佛門經文符號出現。

但她並不打算像葉凡這樣協助所有人,壓製所有煞氣,她的麵前橫著一把劍,這些金色的光芒不斷的纏繞著劍身。

這把劍變成了金色的,淡淡的金光、少量的符文烙印在劍身。

猛然睜開眼眸,一手持劍,如同飛燕、殺向前方正在和天仙境前輩戰鬥的一位傀儡戰士。

噗!

金色的劍芒一劍斬去,觸碰到傀儡戰士的那一瞬間,直接破除了牠強大的殺勢,劍身切割,劈成兩半。

連天仙境武者都驚訝了。

能與天仙境武者一戰的傀儡戰士,實力不俗,卻被李秋水一劍摧毀,金色的佛光有很大的作用。

“這……秋水,你很聰明!”

天仙境前輩忍不住誇讚了她。

有了李秋水這個案例,其他人似乎都找到了竅門。

以手中利器吸收垂落而下的金色佛光,再用之殺敵,事半功倍。

“原來如此,哈哈哈,原來這是這些屍體的剋星,諸位,給我殺。”蕭驚天大笑,手中的青陽古劍快速吸收金色的佛光,殺向前方的屍體。

噗噗……

一劍開路,連斬數十具屍體,黑色的液體濺了自己一身,但他戰意高昂。

“站住,彆跑!”

楚明月雙手抓住金色的佛光,身體同樣吸收佛光,就像是吸收天地靈氣般,渾身散發出淡淡的金光。

兩拳打爆眼前的兩具屍體,追上前方的活人,速度極快,虎虎生風,縱身一躍,一拳爆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