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知道自己會死,這級彆的傀儡戰士相當於破凡境,他不過天仙境而已。

就在巨掌即將拍到他的身上時。

一道白光出現在眼前。

噗!

黑色的液體飆射,濺了他一臉,他一臉懵。

定睛一看,巨掌被一劍斬斷。

站在他身邊的是手持陰陽尺的葉宗主,揮動手中陰陽尺,引動天地之力、周圍的大道都在轟鳴。

以尺化劍、將此傀儡戰士劈碎,化作一灘黑血。

“葉宗主……”

“姐夫……”

“師父……”

眾人激動不已。

如此強大的傀儡戰士在宗主麵前,不堪一擊。

他們都知道宗主很強,曾拚儘全力,可壓製入聖境,後來又破鏡了,如今碾殺破凡境已經如此輕鬆了嗎?

葉凡回頭,看了一下眾人,大部分都身上帶傷,還有人中蠱,急忙取出銀針,穿梭在人群中,將蠱蟲逼出。

有些人中蠱了,卻不自知,蠱蟲潛伏,後續發作,要人命的。

“身上帶著的修煉資源,不需要保留,特彆是對療傷有好處的東西,趕緊服用。”葉凡催促。

有些人明明身上有好東西,卻捨不得用。

引動天地靈氣、草木生命力,注入眾人的體內,幫助他們修複傷勢。

很多不是修仙者,感受到純度極高的靈氣,令他們非常詫異,身體暖洋洋的,傷勢也在不斷的自主修複。

葉凡緩緩的朝著前方走去,說道:

“你們找了多少個實驗室了?”

“三個,都冇有找到師孃!”雷坤急忙說道。

葉凡腳踩在地上的陰陽圖,神識覆蓋方圓數十裡,居然冇有察覺到楚明心的氣息,這令他有點意外。

其實從一開始,他就想要尋找楚明心的所在,但卻一直冇能找到,不知為何,但這裡確實有楚明心曾經留下的氣味。

前方出現了激烈的戰鬥。

傀儡戰士居多,不過也有一些不是傀儡戰士的活人,隻是他們的行動有些怪異,似乎跟正常人有所差彆。

身影閃爍,直接消失在原地,奔襲過去。

抬手一揮,截殺一位A級傀儡戰士,救下來幾個人仙境武者,本想多殺幾位敵人,卻發現這幾位屬於活人,動作還是比較靈敏的,而且戰力都不低。

“葉宗主!”

葉凡點了點頭,盯著那幾個活人,雙眸呆滯,空洞,無神,儘管保持著活人的特性,但明顯是被人控製了。

“這就是涅槃武者嗎?”

“冇錯,宗主,這些就是涅槃武者。”邁克森·尼克斯來到他的身邊,說道:

“他們還是活人,隻不過被人下了降頭術,進行操控而已,如果能解除降頭術,或許還能救活,就是身體內部的機能被破壞了,救下了,也活不長了。”

之前尼克斯解釋過,涅槃武者會被巫蠱師強行激發體內潛能,稍有不慎,會破壞掉體內的機能,即使往後能活,壽命也都會大大縮短。

看來這些也是苦命的人,被人利用而已。

心中雖有憐憫,但不會心慈手軟。

“殺!”

身影閃爍,兩道劍芒縱橫兩側,掠空斬殺過去,一往無前,冇有什麼人可以阻擋。

噗噗噗……

一路殺過去,不管是傀儡戰士還是涅槃武者,根本擋不住葉凡的強勢劍芒,切割所有,一路斬殺。

直接殺到巫蠱師麵前,抬手一揮,一劍穿身,但不致命。

巫蠱師口吐鮮血,臉色蒼白、充滿不甘的盯著葉凡,用蹩腳的華夏話,說道:

“華夏人……你……你到底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