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我是明凡集團總裁楚明心的男人,你們把她抓來了,我想知道她在哪裡,說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巫蠱師嘴角冷笑,同時略顯驚訝,打量著葉凡,說道:

“你是9527的男人?你是不是對她的身體進行過某種特殊的洗禮?”

聽到這話。

葉凡眼眸一凝。

楚明心果然被抓來試驗了。

殺氣橫生,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無形中有一層沉重的壓力震懾下來,周圍的溫度驟降至零下四十度。

周圍的物件似乎開始結冰了。

葉凡眼眸冰冷到極點,殺意毫不掩飾,怒道:

“她人在哪裡?”

這位巫蠱師似乎也不怕死,咳了幾下,能夠感覺到無形中的巨大壓力,但他視死如歸,說道:

“你告訴我,你是如何對她的身體進行洗禮的?我研究了很久,都找不到方案,你告訴我,讓我死得瞑目,我可以告訴你,她在哪裡。”

葉凡咬牙切齒。

還是來遲了。

“你可知冰河時期之前的修行之法?”

巫蠱師微微一愣,顯然冇想到,難以置信的盯著他,緩緩說道:

“修仙之道……你居然是修仙者……”地球進化史,很多活了很長歲月的人都瞭解,也瞭解到地球的修行之人曾經有個割裂。

冰河時期前後,那是修仙者和武者割裂的時期。

寒武時期或許還有修仙者,不過已經是殘餘寥寥數人,不值一提。

這位巫蠱師冇想到葉凡居然是個修仙者,出乎他的意料。

也就是說,9527號實驗體事先經過修仙之法洗滌過身軀,才變成如今的絕品,怪不得他們尋找不出原因,匹配不出其中配方。

“冇想到仙道復甦居然是在華夏,不枉華夏作為千年古國的存在,古代文明留存至今,最為完整,最為豐富的也是華夏,上古遺址出現,更加證明瞭這一點。”他感慨起來了,即使麵臨生死壓迫,他視死如歸,說道:

“華夏人,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將所有的實驗數據交予你,你可以創造這樣的試驗,培養出一批絕世強者,你有修仙之法作為基礎,可以培養出絕品實驗體,待到他日,登臨武道巔峰,不是奢望。”

葉凡冷笑,說道:“這種違揹人道主義的試驗,我不稀罕,我現在已經告訴你了,我老婆在哪裡?”

巫蠱師將目光看向左邊,有些艱難的指著前方,說道:

“你老婆是絕品實驗體,實驗非常成功,她最終會被獻給巫神天女,成為巫神天女的戰將,巫神殿乃是巫神天女的居所,就在這十八山脈聚首之地的下方,你可前去。”

嗡!

葉凡的腦瓜子嗡嗡的。

已經試驗了?

不是說十二天嗎?

難道自己還冇到之前,老婆就已經被抓了?

不對,就算老婆第一天被抓,算起來也不足十二天,難道是袁晉騙了自己?

“你是說我老婆已經被你們做了試驗?”

言語冰冷,憤怒到了極點,恨不得馬上殺掉這些混蛋。

巫蠱師很淡然,已不在乎生死,說道:“是的,她是一個非常完美的作品,隻可惜,我不能親自經手……額……”

噗!

葉凡手中的陰陽尺實在忍不住了,劃過他的脖子,鮮血滾燙狂飆。

“姐夫……我姐……嗚嗚嗚……”楚明月哭泣起來,著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抓住葉凡的手臂。

葉凡滿腔殺意,渾身冰冷,周圍的空氣溫度驟降,大家都不敢說話,嚴肅的瞪著葉宗主的下一步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