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葉凡將目光看向群山脈彙聚之地,那裡表麵已經破敗不堪,之前建造的廟宇早已在戰爭中破碎,化作一塊塊廢棄的石頭,巨大的佛像也倒在地上。

地下!

巫神天女所在之地,楚明心在裡麵。

邁開腳步,身影一閃,縮地成寸,一步數十米,身形如幻。

其他人急忙跟上去。

外麵依舊有不少人在戰鬥,似乎有了其他的東南亞武者趕過來,但數量上還是不及華夏武者。

華夏武者有備而來,聚集了十八萬武者,東南亞武者被偷襲,根本來不及召集這麼多武者參戰。

葉凡冇有參與那邊的戰鬥,已經來到群山脈彙聚之地。

手持陰陽尺,一時間、周圍的劍氣狂暴起來,恐怖的氣勢不斷擴張,周圍的巨石、殘敗的巨木都被劍氣不斷切割。

強勢的劍意震懾八方,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

屏住呼吸!

陰陽尺化劍,以真氣幻化出一把巨劍,雙手握劍,看著腳下的廢墟。

“啊!”

他發出怒吼,宛若深淵之下的蠻獸暴怒咆哮。

一劍插入地麵。

轟隆隆……

利劍刺穿地表、不斷震盪,以此為中心,十幾條裂縫快速延伸向遠方,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深、不斷動盪。

連綿不斷的山脈被撕毀,不斷坍塌,無數的蠱蟲、屍體、巨石、巨樹都被狂暴的劍氣蕩飛。

地麵移動,開出了一個巨大的裂痕。

突然!

下方出現了光芒、照耀而上。

那是黑色的光芒。

十分耀眼,在這皎潔的月光中格外顯眼。

下方出現了一個防護罩型的東西,籠罩著一方世界,展露出來,這層防護散發出黑色的光芒,充斥著濃鬱的煞氣。

護罩是透明的,可以看到裡麵的光景。

那是一座城池、裡麵有很多建築、有很多人、此刻正在盯著上方諸人,他們充滿驚訝,還有警惕。

特彆是看著巨劍與護罩的接觸點,不斷激射出星火,卻始終不能打破這層護罩。

“這……這下方是一個世界呀?”

“這是什麼東西?居然擋住了葉宗主的劍……”

“這一劍恐怕連破凡境都擋不住吧,卻被這護罩擋住了,什麼情況?”

“彆有乾坤,冇想到這地下居然是一座宮殿……”

“……”

眾人紛紛驚訝,充滿好奇的看著下方的景觀。

葉凡收回利劍鋒芒,也是很驚訝。

這層護罩如此堅固,擋住了自己的劍。

把陰陽尺彆在腰間,渾身散發出恐怖的氣息,不斷瀰漫,騰空而起,很快,俯衝而下,拍下一掌。

掌勢驚駭、呼呼作響、宛若猛虎撲食。

啪!

巨掌拍打在黑金色的護罩上,護罩似乎有自主防禦能力、將這股力量進行反彈,整個護罩都在震動。

一下子,所有鋪蓋在護罩上的泥土都被震飛,方圓百裡範圍,完整的護罩暴露出來了。

這便是葉凡想要的!

裡麵的人不可能永遠活在裡麵,肯定有進出的大門,將護罩裸露在外,便可一目瞭然。

“門在這兒!”

已經有人發現了大門所在。

一個古老的石門、就在山腳下,曾經遮掩的泥土、巨樹、森林都已經被震飛。

葉凡來到石門麵前。

回頭看了一眼眾人,看向遠方的戰場,基本上已經接近尾聲,召回之前控製的A級傀儡戰士。

原本的八位,現在隻剩下六位。

六位傀儡戰士衝過來,不明所以的人還一臉警惕,卻發現傀儡戰士並冇有對他們動手,似乎是葉宗主在操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