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數人在恐慌中被殺。

葉凡的神識已經釋放出來,不斷探索。

“找到了!”

終於尋到了楚明心的氣息,此刻的氣息。

葉凡很清楚。

之前楚明心的氣息被護罩遮擋。

葉凡不敢以劍開路劈向內部,擔心老婆會出現意外。

獨身殺進去,手持陰陽尺,操控兩位傀儡戰士,一路狂殺……

“這……這壞人太恐怖了……”

“這人就是惡魔吧……”

“我不甘心……啊……”

“……”

葉凡所過,血液迸濺、屍體橫飛、渾身沾滿了滾燙的鮮血。

終於殺到最裡麵。

見到了楚明心。

對麵站著五個人,一個老婦、帶著眼鏡、楚明心就站在她的身邊。

一位看起來很清純、美麗的女孩子、坐在中間的椅子上,椅子是用澶香木製作的,淡淡的香味散發,很是迷人。

女子的兩旁站著兩人,一位是死氣橫生的傀儡戰士、一位是活著的涅槃武者。

女子很淡定,很好奇的打量著葉凡。

涅槃武者麵無表情,冇有了自主意識。

老婦有些緊張、也很警惕、緊緊的盯著葉凡。

而葉凡盯著楚明心、隻見她雙眸空洞,目光呆滯,並不認識自己。

“明心……”

冇有反應!

“明心,我是葉凡,你……你還能認出我嗎?”

冇有反應!

“老婆,我是你老公啊,我是葉凡啊……”

還是冇有反應!

果然和之前見到的涅槃武者一樣,已經冇有了自主意識,被巫蠱師控製了。

那麼站在她身邊的這位應該就是控製她的巫蠱師了吧?

但很明顯,那個女孩子纔是這些人的頭領,目光看過去,問道:

“你就是巫神天女?”

女子點了點頭,說出很流利的華夏話,道:

“是的,我就是巫神天女,你叫什麼名字?從哪裡來?”

葉凡聽她這話語,很平靜,冇有緊張,冇有威脅,就是平常的交流,便說道:

“我叫葉凡,來自華夏,你們抓了我老婆,我是來救人的,順便摧毀了你們的實驗,你們的實驗有違人道主義,殘害無辜、我華夏不少人因此遭殃,你們的對象還是世俗之人,乃是大害。”

啪啪啪……

巫神天女鼓掌,並冇有生氣,說道:

“你說得對,我早就跟他們說過了,這種實驗是害人的,會遭到報應的,可是呢,我人微言輕,他們不聽我的,唉,你把那些大祭司都殺光了嗎?”

“……”葉凡一下子有些懵。

這女子什麼情況?

怎麼好像巴不得自己殺光巫神山的人一樣。

這立場不對啊!

難道她是被迫的?

巫神天女拿起旁邊的茶水,喝了一口,說道:

“我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是不是想著我是這些人的頭目,我是個壞蛋,我手段殘忍、殺人不眨眼、而且還是武功蓋世、抬手間覆滅天地、一聲怒吼就能讓恒河之水倒流啊?”

歎了一口氣,頗為無奈,說道:

“你錯了,你們都錯了,我對這些完全冇有興趣,我說我是被迫的,你信嗎?”

“我信你個鬼……”

“明月!”

楚明月突然殺過來,一個巨拳轟殺向巫神天女,拳勢狂暴,直接掄過去。

卻被一旁的傀儡戰士一掌拍飛,砸向遠方,口吐鮮血,臉色蒼白的躺在地上。

葉凡急忙過去,將她攙扶起來,斷了好幾根肋骨、經脈麻痹,已經不能再戰,如果剛剛下殺手,明月恐怕早就死了。

急忙取出銀針,穩住她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