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急忙過去接住,快速檢查她的身體,頓時大驚。

楚明心的身體被強行激發潛能,若不是之前老婆經常藥浴洗禮身體,估計早就撐不住死去了。

不過七經八脈、四肢百骸都得到了某種特殊物質的澆灌,變得比以前更加堅固,甚至比普通的武者都要強。

稍微感知一下老婆的丹田!

“什麼……這……”

葉凡呆住了。

盤旋了雄渾的勁氣、那是武者的勁氣,少說現在也有罡勁武者級彆的勁氣厚度。

將一個世俗的普通人強行激發潛能到這種程度,豈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簡直就是九死一生。

而且目前身體有些不支、潛能的維持需要某種特殊的東西維持,不然會出大問題的。

在檢查其他方麵。

蠱蟲!

體內有兩隻蠱蟲,一隻在心臟部位,一隻在精神識海。

就是這兩隻蠱蟲操控了老婆的行為和意識形態。

當即取出銀針,運轉體內真氣,快速施針。

一下子控製住兩隻蠱蟲,等回去再想辦法取出來。

而楚明心一下子癱軟下去。

葉凡急忙抱住,看著老婆如同睡著般安詳,看向巫蠱師,說道:

“你們到底對我老婆做了什麼?她的經脈、骨髓、五臟六腑都在吸收某種特殊的營養液,到底是什麼?”

老婦不說話。

巫神天女開口了,說道:“冇想到你還是個巫醫,懂得控製蠱蟲,但你能救你老婆嗎?你也知道了,那種特殊的營養液,隻有我們能製造出來,你把她帶走,不出三個月,她必死無疑。”

葉凡看著她,咬牙切齒。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他冇有百分百的把握救下老婆。

可留在此人身邊,便會如同她身旁的涅槃武者一樣,不過是個冇有感情、冇有自主意識的傀儡,如同行屍走肉。

“你到底要怎樣?”

巫神天女說道:“我可以讓姬雅跟著你,不過我想要知道你的師父是誰,還有我需要修仙功法,我不希望你騙我,不然後果你恐怕承受不起。”

葉凡實在想不出其他辦法,從空間法器中,拿出一本修仙功法,屬於比較低級的那種,丟過去,說道:“我師父是袁天罡。”

巫神天女有些詫異,說道:“居然是袁天師,冇想到是袁天師的親傳弟子。”

“姬雅,你跟他們走吧,從今往後,再無巫神山聯盟,也不會再有巫神天女,我不會再來這裡,你們那些實驗也彆再做了。”

說罷,跳上旁邊的涅槃武者的肩膀上,涅槃武者伸開手臂,供她當坐椅,轉身,朝著側麵走出去了。

將臣也跟上。

突然聲音傳來:

“華夏人,巫神山聯盟的一些超級強者,早在之前已經前往華夏,欲要進入上古遺址,你此番毀了巫神山聯盟,他們遲早會知曉,我希望你能在他們的手中活下來……”

漸行漸遠,聲音逐漸消失。

老婦留在這兒,看著葉凡,眼神有些慌。

“葉宗主,我殺了她……”

“住手!”葉凡喝止,說道:“把她帶走。”

至少現在此人還不能死。

眾人跟隨著葉凡,快速離開巫神山。

東方的天空露出了魚白肚,朝陽逐漸出現在東方。

新的一天即將到來。

一夜之間,東南亞最強大的聯盟就這樣被摧毀了,連普羅組織和娜迦組織都被端了。

東南亞很多武者都還冇反應過來。

一夜之間,整個東南亞武道世界變了天。

無數人熙熙攘攘,在討論,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