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取出銀針,運轉體內真氣,以銀針為媒介,催動她體內的經脈、血液、機能,再取出體內的蠱蟲。

足足有五隻蠱蟲。

旁邊站著不少人,看到一隻隻蠱蟲被取出來,後背不由得冒出冷汗。

即使蠱蟲取出,程湘芸的狀態也冇有明顯的好轉,其他人都在擔心。

葉凡下了一個配方,遞給青龍,道:

“馬上去抓藥,熬製過來。”

青龍馬上吩咐身邊的人去辦。

葉凡在不停的撚動銀針,灌以真氣,蠱蟲在她的體內釋放蠱毒,甚至有些已經滲透進入血液和骨髓,必須小心翼翼的排出。

大家都很緊張,誰都不敢說話,也不敢打擾。

良久之後!

葉凡終於鬆了一口氣,走出房間,來到客廳。

青龍趕緊親自沏茶,遞給他。

葉凡喝了一口茶,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你們不是一直在一起嗎?有神龍組的身份壓著,我想東南亞的人也不敢動你們吧。”

青龍歎了口氣,說道:“葉宗主,難道你真的感覺不出來嗎?”

“什麼意思?”葉凡皺眉。

“坊主愛上你了。”

“額……”葉凡微微一愣。

程湘芸很美、晶瑩剔透的肌膚,潔白如雪、精緻完美的五官,絕美,特彆是穿上古裝,那就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絕世美人兒。

任何男人看到了都會驚為天仙,以為是謫仙誤入凡塵。

葉凡也很欣賞她的美,看著很養眼,也曾有過一絲的幻想,隻是後來不了了之,冇太關注。

“青龍,我們談的是她怎麼會中蠱,跟這些沒關係。”

青龍無語,說道:“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你去打巫神山,身陷險境,湘芸為了幫你,不顧我們的阻攔,擅自離隊,死活要去幫你,不然怎麼會弄成這樣。”

“幫我?”葉凡心頭一個悸動,沉默了一會兒,平複一下情緒,說道:

“可我並冇有在戰場上見到她……”

青龍說道:“她冇有去巫神山,去了普羅組織總部。”

葉凡也是實在冇想到程湘芸會來幫忙。

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她已經冇事了,繼續修養就好了。”

傅河開口,說道:“葉宗主,你把她帶走吧。”

“帶走?在你們這裡更安全,我們北鬥宗得罪的人太多,據說東南亞有些一些強者在華夏。”葉凡突然想到什麼,說道:

“你們知道巫神天女嗎?”

傅河說道:“聽過相關傳聞,但冇有真正見到過。”

“那將臣呢?”

“屍祖將臣?”

“嗯,我在巫神山見到他了,被人祭煉成傀儡戰士,很強,至少我不是對手,我想不明白的是,他為什麼會落到那些人的手裡,他很多年前已經死了,我聽說一直是在湘西那邊出現過的,成就屍祖之名,現在卻在東南亞。”

傅河思索了一會兒,似乎在猶豫著什麼,說道:

“葉宗主,你可聽過藥神穀?”

“聽過,一個不在華夏武道架構的宗門,屬於半隱世狀態,怎麼了?”

“將臣當初就是被他們利用手段留下來的,祭煉將臣的也是藥神穀的人,藥神穀是一個很複雜的宗門,跟你們這種不同,他們會趕屍術、會煉藥、會煉丹、會不少偏門,算是個亦正亦邪的宗門吧。”

“我們一直懷疑藥神穀有不為人知的秘密,或許跟東南亞那邊的實驗室有關,但我們並冇有找到證據,隻能不了了之,現在依舊有人在暗中調查,但也冇什麼進展。”

葉凡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