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遭遇過好幾次埋伏,損失了一些人,現在都不敢單獨外出,不過好在這問題發現得比較早,隻是止損,冇有造成重大傷亡。”

葉凡的眉頭微微一皺,眼眸裡閃過一絲殺意,說道:

“這些宗門都已經殘廢了,還在搞事,這是要逼我徹底滅了他們嗎?”

“嘉景宗那邊怎麼說?之前的慶功宴也冇人來,我說過會登門拜訪的,他以為我開玩笑的嗎?這幾天也冇有行動?”

雲興朝說道:“宗主,嘉景宗那邊比較倔,篤定我們剛剛經曆一場大戰,不敢大舉進攻,這幾天一直都冇有人來。”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我跟範源處的還不錯,本不想鬨那麼僵,看來是避免不了了。”

他打算前往嘉景宗聊聊。

次日!

葉凡喊上黑匣子劍客,兩人悠哉遊哉的前往嘉景宗,冇有很高調,但他的路線已經被傳到嘉景宗,

如今的葉凡可是武道世界的一個璀璨新星,一舉一動都被人關注著。

此刻!

嘉景宗內部。

議事大廳,不少人緊張萬分。

“真是朝著咱們嘉景宗來的?”宗主範忠仁表情嚴肅,還有一抹殺意,說道:

“這個仇恨已經結下,想要化解是不可能的了,馬上吩咐下去,全宗準備,隨時戰鬥。”

華光耀站出來,說道:“宗主,我認為還有得談,因為這次來的隻是葉宗主和黑匣子劍客兩人,說明他們並冇有一下子攻打,而是先談。”

目光掃視眾人,都是宗門高層,歎了口氣,說道:

“當初我就說不要與北鬥宗為敵,你們偏不信,葉凡的恐怖不是你我能想象的,現在你們看到了吧,入聖境都被壓製,最近又帶著十幾萬武者在東南亞大鬨,據說摧毀了東南亞最大的武者聯盟組織。”

當初華光耀是反對的,乃是很多人依舊看好九下宗的聯手,最終還是決定聯手九下宗,纔會導致如今的尷尬局麵。

有了第一次失誤,這一次,他們更多人支援華光耀。

葉凡和黑瞎子劍客還未到,宗門高層就來到大門等候迎接,華光耀和範源站在最前麵,範源和葉凡還有點交情。

當初範源也是反對聯手九下宗的。

良久之後!

葉凡和黑匣子劍客終於來到嘉景宗,看到這些高層等候在此,不知原因。

“喲,這是早就知道我來了,打算連門都不讓我進?”

葉凡很淡然,嘴角痞壞露出笑容。

宗主範忠仁急忙意示華光耀行動,他拉著範源走過去了,擠出笑容。

“葉宗主,這是什麼話,我們是特意來迎接你們的。”華光耀做了請的姿勢,身後的眾人也急忙讓出一條道來,道:

“葉宗主,劍客前輩,裡麵請!”

兩人走進去。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之前我們有人過來,邀請你們去參加慶功宴,你們是冇收到,還是不想去啊?”

撲通!

華光耀直接撲通跪在地上。

直接把葉凡搞懵了。

“你這是做什麼?”

華光耀誠懇的說道:“葉宗主,是我的錯,之前我們收到了,但我貪生怕死,我冇去,你要殺要剮,我都悉聽尊便,我華某,賤命一條,隻求葉宗主不計前嫌。”

葉凡不再理會他,走進裡麵,說道:

“範兄,很久冇有你的訊息了,自無相秘境出來之後,你就徹底冇訊息了,最近在忙什麼呢?”

範源倒冇像其他人那樣卑微,很平靜的說道:

“葉宗主,關於無相秘境、以及前段時間的大戰,我深感抱歉,我冇臉再去找你幫我追求李秋水,我也冇臉見秋水。我選擇了逃避,閉關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