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放在他和黑匣子劍客的中間,兩人開始劃,隻要被看中的,全部帶走。

突然!

葉凡的眼眸微微一凝,看到了一個微型圖案,有些熟悉,問道:

“這是什麼?”

範忠仁看了一眼,很隨意的說道:

“這個是宗門一位前輩拿回來的,說是很重要的地圖,讓我們保管好,這隻是它的雛形,葉宗主想要,我可以讓人送來。”

“拿來看看。”

冇多久。

一張圖被送來,從繪製地圖的畫布便可看出,這是複製品。

“殘缺的,不過按照這裡,應該也差不了多少。”葉凡嘴角一揚,拿出一張地圖,放在旁邊。

眾人驚愕了。

兩張地圖居然一模一樣。

嘉景宗這地圖就是九大凶劍之一,跟葉凡這地圖一樣,就是有點殘缺。

“這……葉宗主,這是什麼地圖?”

“凶劍?什麼凶劍?很寶貴嗎?”

“……”

眾人不明所以。

葉凡卻有一個大膽的想法,說道:

“諸位,你們好好看看這個地方在哪裡!”

“落天宮!”

大家都驚愕了,倒吸一口涼氣。

什麼情況!

葉凡說道:“冇錯,就是落天宮的管轄範圍,如果你們幫我拿到這把劍,這些賠償,我可以不要,華光耀也可以不死,範宗主,你覺得呢?”

範忠仁的眼眸眯起來,愣住了。

能讓葉凡放棄這麼大的賠償,這把劍絕對不簡單,而且這地圖上明確寫著凶劍兩個字,肯定有一定的難度。

“我願一試!”華光耀馬上說道:“反正我橫豎都是一死,就算是龍潭虎穴,那也是九死一生,值得一試。”

葉凡看向範忠仁,說道:“你一個人不夠,我要的是你們傾儘全宗之力,我給你們一年時間,如果做不到,我會要你們雙倍賠償,你們自己考慮清楚。”

說完,站起來。

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道:

“我給你們三天時間考慮,考慮好了,去北鬥宗覆命。”

隨後,離開了。

嘉景宗的人都有些懵。

為了一把凶劍,葉凡就這樣放過自己了。

大家麵麵相覷。

抓緊時間商討起來。

發生了一定的爭執,形成兩派。

最終範忠仁看向範源,說道:

“不如讓我們的新任宗主來做這個決定吧。”

範源看著眼前的眾人,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這把凶劍必定是很難拿到的,不然葉凡也不至於放棄所有的賠償,難度可想而知。但是葉凡給這次機會,我認為我們應該把握住。”

“我們嘉景宗成立幾千年,修煉資源何其豐厚,難道你們看到葉凡劃資源名錄時,你們的心不痛嗎?你們的心不是在滴血嗎?”

“修煉資源對於我們來說多麼重要,而且我剛剛聽你們說了,這把凶劍所在之地名為邊陲魔鬼之角,有凶險,也會有機遇,這也算是一種曆練。”

大家被他的滔滔不絕說的沉默了。

他繼續說道:“葉宗主說的是什麼?隻要我們能拿到劍就行,並冇有說需要用什麼方式,他隻要結果,那麼過程,我們可以自己想辦法,我覺得長甘宗、天涯淵、洪門這些宗門都可以利用起來,各位長老、護法們,你們覺得呢?”

“我同意。”範忠仁第一個站起來。

“我也認同宗主的說法。”

“我也同意!”

大家紛紛同意。

一個謀害九下宗的計謀正在誕生,而範源即將成為名揚九下宗的頭號惡魔,直接把其他九下宗坑慘。

這都是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