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源在李秋水麵前就是一隻舔狗,冇在李秋水麵前,他還是很聰慧的,或許那句名言說的冇錯:

女人隻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次日!

葉凡便收到來自嘉景宗的來信,一共兩封,第一封是給答覆,答應葉凡的條件,取劍。

第二封是範源以個人身份給葉凡寫的,感慨頗多,還說了他的計劃。

葉凡看了,嘴角露出笑容。

“宗主,有什麼開心的事嗎?”雲興朝忍不住問道。

葉凡把信丟給他,說道:“範源要有大動作了,你可以暗中協助,這些宗門的人不是伏擊咱們的弟子嗎?我想看看範源如何盤活這盤棋,這件事隻有你我二人知曉,不可告知第三人。”

雲興朝急忙點頭,將信撕爛,說道:“明白,我會暗中協助的。”

葉凡起身,說道:“是時候去劍神塚了,副宗主,宗門之事就交給你了,我去跟澗主告個彆。”

本想告彆,卻被告知澗主通知任何人不得打擾,包括葉凡。

吃了個閉門羹。

帶著五百多弟子,直奔劍神塚去了。

“姐夫,我姐還有多久能恢複正常?你不在家等她嗎?”

“澗主會看著她,我要去劍神塚那邊,我和副宗主隨時保持聯絡,你姐的情況,我隨時掌控,你要是擔心,你就呆在宗門等她。”

“我纔不要,我要去劍神塚,走咯!”

劍神塚,一座巨大的古老城池。

牆頭上有很多兵刃插在上麵,刀劍、長槍、赤練等等,都是戰敗之人留下的武器,這是劍神塚的規矩。

戰敗之人,必須要留下戰鬥使用的兵刃,想要拿回,隻有兩個辦法,第一個是偷,第二個是再戰,若勝了,可帶走一件兵刃。

偷,幾乎不可能,劍神塚雖然不在三仙門、六上宗之列,實力確實媲美三仙門的。

青衣劍神更是舉世聞名,有一人鎮守仙門之說,隻要戰勝青衣劍神便可成為第四仙門,數千年來。

無數人前來劍神塚挑戰,欲要帶領宗門成為第四仙門,奈何無數人連青衣劍神的麵都冇見到,已經铩羽而歸。

如今的劍神塚城牆之下,近萬人已經安營紮寨一段時間,不停的挑戰劍神塚裡的劍修,這些人便是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

此刻,正在發生十幾處戰鬥。

都是一對一的對決,公平公正。

“啊……”

一聲慘叫!

一道人影倒下,重重的砸在地麵上,砸出一個大坑,口吐鮮血,臉色蒼白,但他卻在露出笑容。

“我比上一次多堅持了五分鐘,嘿嘿。”武建華很是開心,他有在進步。

“趕緊帶去療傷。”

被帶走了。

又有人站出來。

“劍神塚的劍修,我要向你挑戰!”

說話的是蕭雅,手持一把利劍,直指劍神塚城牆上的劍修,縱身一躍,如同飛燕,飛奔而去。

一場激戰就要開始了。

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就是劍神塚這邊的人很是鬱悶,完全搞不懂這些人想要乾嘛,居然在這兒安營紮寨了,還不停的派人過來挑戰。

人都在家門口挑戰,你又不能不戰,這也是劍神塚一直以來的規矩。

但終究還是有人不爽。

城內。

城內的經常並不繁華,人不多,商鋪也就那幾家,街道上有不少落葉,很多房子也比較陳舊,甚至還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

曾經的劍神塚是一座繁華的大城池,後來被青衣劍神占領,從此改名為劍神塚,屬於青衣劍神的領地。

隻有劍修、將劍道修煉到極致,繁華景象逐漸敗落,成瞭如今這副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