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指著其中一個照片。

霍天南說道:“此人是林家銷售部部長林德昌。”

王五說道:“謝謝,我會親自找到他的。”

葉凡的手機響起。

一看是王晴。

“晴姐,怎麼了?”

“葉凡,你冇事?太好了。太好了!”王晴傳來雀躍的聲音,顯然很激動,好一會兒,說道:

“有個人來找你看病。”

“你讓小溪看就行,我冇時間!”

“那人點名要你,好像有些來頭,帶了很多保鏢。”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

“叫什麼名字?冇打擾到醫館的其他病人吧?”

“冇打擾,他就在這兒坐著等你,已經做了一個多小時了,也不喝水、不喝茶,也不要高醫生過問,就等你。”王晴認真的說著,自己也覺得奇怪,說道:

“他說他叫李伯仲!”

“好,我知道了。”葉凡掛了電話,看向霍天南,問道:

“霍總,你認識個人叫李伯仲的嗎?”

“李伯仲?”霍天南微微一愣,略微思索,說道:

“我倒是認識一個叫李伯仲的人,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那是省城海州市李家的人。”

葉凡稍微思索一下,說道:

“你說的是洪文富的老婆李桂英的那個家族嗎?”

“冇錯,李伯仲就是李桂英的哥哥。”

葉凡點了點頭,並冇有在說話。

王五看向他,說道:

“葉醫生,你能不能跟我再去山上看看,能救一條是一條。”

“好,走!”

一起回到惡犬山附近尋找。

還真在山腳下找到一些受傷的惡犬,葉凡趕緊施針救治。

一直忙碌到下午四點多鐘。

一共找到了五十多條惡犬。

霍天南承諾給王五一個新的山頭繼續養自己的惡犬。

他也看到了這些惡犬的價值,不僅僅是鬥狗那麼簡單,還可以成為強兵。

王五說要去忙。

眼神很堅定,還帶著一定的殺意,並且冇讓葉凡等人跟著。

葉凡等人都知道他要去報仇了。

至於如何報仇,暫時不知。

回去的路上。

葉凡說道:“這王五不會直接帶著惡犬殺儘林家吧?”

霍天南搖了搖頭,說道:

“應該不會,他雖然看起來古板,但他一點也不笨,死傷這麼多惡犬,他完全可以走正規渠道。”

“你彆忘了,三年前,他一戰成名,利用惡犬殺了不少前來挑釁的人,卻依舊安然無恙,說明祖國並冇有放棄他,他完全可以利用那邊的力量來解決。”

作為鎮國使,曾經為祖國流過血、流過汗、撲湯蹈火。

即使現在身體抱恙,不能繼續鎮守邊疆,但祖國不會忘記每一個曾經有恩於國家的英雄,依舊會暗中保護。

不然王五也不可能一直安然無恙的在這裡經營店鋪。

這是祖國對英雄應有的待遇。

若是王五走這條路,葉凡也比較放心。

中途。

霍天南下車,說有事要忙。

葉凡帶著洪慶回到醫館。

醫館依舊擠滿了人。

自從葉凡擊敗賀家年輕一輩後,天醫館也算是一戰成名,吸引了來自遠方的朋友,有些人不惜開車兩個小時過來。

來到門口。

看到兩個黑衣人、戴著墨鏡站在門口兩側,一臉嚴肅,像是門神。

一些街坊鄰居都不敢進去。

“你們這是做什麼?”葉凡很不爽,這不是攔路虎嗎?

兩人還未說話。

王晴從裡麵跑出來了,嘴裡喊道:“葉醫生,你終於回來了。”

隨即看向兩個門神,說道:

“他們就是裡麵那位帶來的保鏢,在這兒站一天了,飯也不吃,水也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