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五給葉凡說了很多情報。

他跟池小天的聯絡比較緊密,從那邊得到不少資料。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

“九下宗如今實力大跌,不用咱們再出手,很多宗門都在覬覦九下宗的位置,已經對他們動手了,其中火力最猛的就是洪門和道盟,咱們不特意去針對,他們已經不值得咱們花費更多的時間去對付。”

“但是隻要他們主動找上門來,咱們也不怕,直接抹殺,就算是跟六上宗有關係,那又如何,難不成咱們就一直被人欺負嗎?就因為懼怕六上宗,咱們就要貪生怕死嗎?”

目光掃視在場的眾人,慷慨激昂的繼續說道:

“當初我們從無到有、從一個小小宗門到如今碾壓九下宗的存在,當初你們不是也有很多人懼怕九下宗的實力嗎?”

“回首再看看,如今的我們是不是跨越了九下宗這些小山丘,爬上更高的山峰,如今我們麵臨的是六上宗,道理一樣,乾就完事了。”

“咱們不主動去惹事,可他們招惹上咱們,咱們也不是好惹的,殺無赦,管他背後是什麼人。”

蕭驚天聽得熱血沸騰,身上帶傷,依舊大喊道:

“生而為武者,不應顧前顧後、應當灑脫、不畏強者,迎難而上,戰,就完事了。”

楚明月大聲說道:“什麼狗屁六上宗,本大小姐不怕,乾就完事了,打爆他們的腦袋。”

眾人紛紛歡呼,熱血沸騰。

唯獨寧舊澗的人保持沉默,看著北鬥宗這些人,像是看著一群瘋子。

那可是六上宗,三仙門之下無敵的存在,底蘊可不是九下宗可以比擬的,這些人怕不是被葉凡洗腦了吧。

拿劍神塚當陪練已經很離譜了,現在還要跟六上宗杠上,這是嫌命長的。

突然!

一道聲音從外麵傳來,雄渾而沉重:

“劍神塚、左清秀向北鬥宗宗主葉凡請戰,葉宗主,可敢出來一戰?”

聲音不斷迴響。

灌入每個人的耳中。

不少人看了一眼葉凡,馬上跑出帳篷,看向城牆之上。

一位身穿古裝白衣的女子,手持利劍,站在牆頭之上,俯視下方,渾身散發出一股狂傲的劍氣。

過了幾個呼吸,聲音再次傳來。

“劍神塚,左清秀,向北鬥宗宗主葉凡請戰,葉宗主,可敢出來一戰?”

葉凡也好奇,走出去。

抬頭看向城牆,那名女子一身劍意已經鋪天蓋地,絕對不弱。

轉頭看了一眼王五,說道:

“五叔,你馬上安排人作為誘餌出去,九下宗那些人也是我們的陪練之一,我去領教一下劍神塚的劍法。”

“是!”

嗖!

葉凡縱身一躍,已經站在高空,看著眼前的女子,淡淡的說道:

“在下北鬥宗葉凡,左道友,你要向我挑戰?”

左清秀手中長劍指著葉凡,說道:

“聽聞北鬥宗宗主戰力無雙、打破九下宗格局、乃是修仙之人,斬殺破凡境、力壓入聖境,如此絕代天驕,我想領教一下葉宗主的絕學。”

葉凡一直盯著她看,此人的修為極有可能是入聖境,她在故意隱藏實力,但她的劍氣騙不了人。

“好,今日我也想領教一下劍神塚的絕學,可否借劍一用?”

左清秀眉頭微皺,說道:“難道你不懂我們劍神塚的規矩嗎?戰敗者,留下武器,你借我劍神塚的劍,如何留下兵刃?”

葉凡說道:“好像一直以來都是彆人挑戰劍神塚,戰敗了纔會留下兵刃,可如今是你向我發起挑戰,你若不借,那我便不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