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左清秀冇想到他竟如此耍起了無賴。

城牆之上的青竹劍主開口了,說道:

“城牆之上,兵刃無數,葉宗主可選一劍。”

葉凡掃視一眼,說道:“我要越王八劍。”

嗖!

七把利劍從城池之內飛出,朝著葉凡飛去,速度極快,頃刻間已經停在他的身前,每一把劍都鋒利無比。

葉凡伸出右手,輕輕一劃,周身引起大道之力,手持一劍。

利劍剛一入手,一股劍氣激盪起來,碾壓四方。

遇到真氣,劍似乎也興奮起來,發出顫顫微鳴,劍意越發強勢。

“合!”

其他六劍震動、快速融合進來。

每融合一劍,劍氣就會強勢幾分,激盪的狂暴劍氣肆虐八方。

劍勢磅礴,宛若山海降臨,鎮壓下來。

左清秀感受到這雄渾且磅礴的劍意,有些詫異,眼眸微凝,感受著劍意的侵蝕,內心頗為震撼。

怪不得能擊敗孫桓,看來這人還真有兩下子。

她不知道的是葉凡跟孫桓一戰之後,回去突破了。

曾經,葉凡一人麵對好幾個破凡境,會比較吃力,如今完全碾壓破凡境,麵對入聖境也不虛。

即使不用底牌,也可以和入聖境一戰。

“葉宗主,你的劍意很強、劍氣很淩厲,我希望不是虛張聲勢。”左清秀手中的劍爆發出更加強勢的劍意。

劍氣也變得淩厲起來,頗有一種劃破長空、斬破一起的大勢。

眾人目光都看著兩人,感受到來自兩人的恐怖氣息,屏住呼吸。

豔陽之下,白雲飄蕩。

兩人淩空指劍相向,還未動手,劍氣已經在較量,不停的膠著,暗中較勁。

嗡!

左清秀的利劍指天,直指白雲,劍芒穿過天空之上的白雲,整個人也騰飛上去,消失在白雲中。

速度極快,彷彿令人應接不暇。

“白雲出岫!”

一道淩厲的劍芒從白雲間斬落,帶著恐怖的劍意殺來,劈開白雲,化作殺芒,奔襲而下,直指葉凡的頭顱。

葉凡麵色凝重,不敢大意。

這一道劍芒,不可謂不強大。

利劍在手,真氣注入,劍勢驚鴻,一劍朝上,殺過去。

“劍斬南天門!”

淩厲的劍芒殺上去,迎接對方斬落的劍芒。

本尊也殺了上去。

鏘鏘鏘!

兩劍相碰,大量星火激射四方,飄落而下。

兩人快速分開,再次揮劍,速度極快,兩劍不停的撞擊,大量的星火不斷落下,如同天空下起了火雨。

頃刻間。

兩人已經過了數十招,依舊不分伯仲。

下麵的人眼花繚亂,大部分人都看不清戰況,但依舊感覺到非常的熱血沸騰。

“看不清……前輩,戰況如何?”一位武者看向身邊的蕭景天。

蕭景天眯著眼睛,可以看清,麵色凝重,說道:

“兩人都保留實力,在試探對方,冇有痛下殺手,都比較保守。”

互相試探!

不僅僅是寧舊澗和北鬥宗以及劍神塚的人在觀戰,很多人在暗處、在遠方觀戰。

葉凡乃是武道世界的新星,熱門人物,時刻備受關注。

北鬥宗和寧舊澗派近萬人過來挑戰劍神塚也是前所未有的事件,大家都比較關注。

暗處有不少人呢。

一個密林中,巨樹上站著幾個人。

“我丟,葉凡的修為又提升了。”包高義忍不住爆了粗口,緊握拳頭,說道:

“冇想到經過長甘宗那一戰,他居然變得更強了,這下我們想要殺他,更難了。”

“殺他?宗主不是說冇查清楚牧牛人和葉凡的關係之前,不能動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