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鏘!

星火濺落。

兩人分開,淩空而立,對視著。

“我聽說你當初擊敗了孫桓之後,身體透支,昏迷了。”左清秀看著他,已經試探出很多東西,道:

“以你現在的實力,不至於,是那一戰之後,突破了?”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說道:“有了個小突破,試探你也試探夠了,咱們談筆生意如何?”

左清秀的眼眸微微一眯,說道:“你想要乾什麼?”

葉凡說道:“無相秘境,我聽聞武道境界達到入聖境,便可強行進入,你幫我打開,我送你一個大機緣。”

左清秀說道:“你的實力與入聖境相差無幾,你也可以。”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說道:“這麼說,你是知道的,我這不是冇經驗嘛,邀你一起,一起去尋找大造化,如何?”

左清秀說道:“你在裡麵到底看到了什麼?你不是已經進去過了嗎?還有什麼值得你再去的?”

葉凡看了一眼城牆之上的青竹劍主,說道:

“你就說去不去吧。”

“那你得告訴我,你要送我什麼樣的機緣。”

“我保證你的修為更上一層,至少突破一個境界。”

左清秀微微一愣,有些心動。

武者的修為越高、越難突破,有些人停留在一個境界數千年,甚至窮極一生不能突破下一個境界。

無相秘境在葉凡等人進去之前,屬於無人開采過的秘境,她也不知道裡麵到底有什麼東西。

她冇有馬上回答,而是運轉體內勁氣,渾身劍氣狂暴起來,氣勢磅礴,雙眸堅毅,盯著葉凡,說道:

“讓我看看你多強吧!”

她不再試探,要動真格了。

葉凡退後兩步,說道:“還來?”

“彆廢話,接劍!”

抬劍、劍氣直逼千裡之外,劍芒淩厲,橫跨千裡、直指葉凡。

揮動,劍斬!

整個人在原地消失,化作一道光芒,奔襲而來,速度是之前的數倍,彷彿已經做到了人劍合一。

葉凡麵色凝重,不敢大意。

此人可能是入聖境,但這隻是可能,也有可能會在入聖境之上。

引動體內真氣,注入手中越王八劍、引動天地之力、灌入長劍,周身大道在共鳴,無形中的巨大壓迫之力震懾而下。

雙方要動真格!

“快,擋住,等會兒的戰鬥餘波會很強。”

寧舊澗和北鬥宗的弟子們有些慌,修為高的弟子們紛紛爆發,以最強的姿態護住身後的眾多弟子們。

現在這股威壓已經很強勢了,等會兒兩劍相彙,必定會爆發出更強大的衝擊力。

而劍神塚這邊。

青竹劍主輕輕一揮動手中的青竹,一道青色的屏障護住城牆,雙眸盯著兩人。

眼裡有期待。

“一劍斷山河!”

驚鴻一劍、奔襲向前,劍勢強勢無匹,切割空間、大道在不停的轟鳴,恐怖的劍芒撕裂而去。

虛空在破碎,劍芒淩厲。

兩道劍芒相向奔襲。

鏘鏘鏘……

無儘星火,灑落,劍鳴之音震盪在空中。

恐怖的劍芒廝殺向對方。

“嗯?”

左清秀的眉頭微微一皺,感受到了葉凡的強勢,非常恐怖。

微微一咬牙!

劍芒更強,殺向前去。

“我……啊……”

葉凡的劍勢被破,被對方淩厲的劍芒擊散,一道恐怖的劍芒殺過來。

下意識,引動體內陰陽護住肉身,但整個人還是被這淩厲的劍芒擊飛,胸膛還是被劍芒劃過,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血口,雖然不致命,但也是鮮血淋漓、看著有點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