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主……”

無數人驚呼!

鮮血滴落、染紅了空氣。

此刻!

一股非常強勁的氣浪奔襲四方,還有大量的劍芒掠去,撕碎空間,殺向四方。

“擋住!”

下方諸人瘋狂呐喊,爆發出最強的氣勢。

終於擋住了,但也被震飛。

而城牆之上,青色的屏障完全擋住了這狂暴的氣浪,冇有造成任何損失。

轟隆隆……

一聲巨響傳來。

那是葉凡砸向旁邊的樹林,砸出一個巨坑,身上的肋骨不知斷了多少根。

發出慘叫。

噗……

忍不住吐了一口老血。

葉凡一下子灰頭土臉,感受著身上傳來的劇痛,轉頭,看向天空之上,左清秀依舊屹立在空中。

隻是看了一眼葉凡,便轉身離開,她不打算再戰。

葉凡艱難的想要爬起來,卻感覺到殺意從四周瀰漫過來,眉頭微微一皺,目光掃視四周。

看到幾百人圍了過來,還帶著一定的殺意。

居然還有兩位天仙境武者,葉凡見過的。

曾經南山宗的李清河、如今長甘宗的施德海,身邊的人都是來自九下宗,更多的是長甘宗弟子。

如此機會難得,肯定不能放過。

他們這些人在這裡埋伏很久了,他們的目標是北鬥宗和寧舊澗弟子,能殺一個是一個,絕對不手軟。

現在看到葉凡被打成重傷,簡直就是天賜良機。

“葉凡,你也有今天。”李清河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施德海也是跨步走過去,一身磅礴大勢,說道:

“給我上,趁他病,要他命!”

幾百人,一擁而上,兩位天仙境武者帶頭。

葉凡有些苦笑,不過體內傳來的痛感十分難受,但解決這些雜碎還是綽綽有餘的。

艱難的爬起來,手持越王八劍,大量的真氣注入,恐怖的劍氣激盪四方,無數殺過來的武者被劍氣壓製,甚至被劍氣所傷,切割。

鮮血狂飆在空中,但葉凡已是重傷之軀,爆發出來的劍氣有限,天仙境兩位擋住了大部分的劍氣,殺過去。

葉凡無奈的搖了搖頭,抬手一揮間。

五成功力,揮出一劍,劍芒鋒利,橫掃,切斷了空間,殺向四方。

噗噗噗……

“啊……”

“怎麼……怎麼還這麼強……”

無數人在哀嚎。

難以置信的盯著看起來已經是重傷垂死的葉凡,難以置信的盯著他,身軀被斬成兩段。

呯!

“不……”

施德海直接被從腹部斬成兩截身軀,大量的腸子流出來,滿臉的恐慌。

李清河還算好點,但也是重傷垂死,重重的砸在巨樹上,傷勢極重,隨時有可能死去。

就在這時!

八百多北鬥宗弟子趕到了。

這些人以為葉凡已經重傷垂死,任人宰割,殊不知如今的葉凡比他們強太多,就算是重傷之軀,殺這些人依舊綽綽有餘。

一劍橫推,幾乎殺儘,鮮血橫流,屍體橫飛,無數的哀嚎傳遍山野。

北鬥宗八百多弟子也趕過來了,看到那些受傷未死的人,馬上過去補刀,傳來一聲聲慘叫。

“不……”

李清河拖著重傷之軀,想要逃離,卻被楚明月一拳打爆了腦袋,大量腦漿迸濺出來。

南山宗創始人李清河就此隕落!

蕭雅過去攙扶起葉凡,道:

“宗主,你怎麼樣?”

葉凡看向遠方的城牆,左清秀已經站在城牆之上,俯視而下,一臉傲然,她的實力在入聖境之上。

葉凡內心還是比較驚歎的。

都說劍神塚堪比三仙門,鎮守仙門,之前聽到了很多傳聞,今日遇到,果然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