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景天,出來一戰!”

“餘玄清、出來一戰!”

“陸文超,出來一戰!”

“武建華,出來受死!”

“……”

劍神塚的人開始叫囂了。

終於不用再壓製實力,可以放開了打。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快出現。

鏘鏘鏘……

無數場大戰一觸即發,這一次,冇有留情,隻有殺招,招招致命,避之不及,隨時隕命。

激戰開始了。

不僅僅是北鬥宗弟子,還有寧舊澗弟子。

雙方決鬥,第三方不會插手。

葉凡並不缺乏戰鬥經驗,並未參與戰鬥,觀察著弟子們的戰鬥,和王五一起分析戰況,佈置戰局。

時間慢慢流逝。

三天時間又過去了。

北鬥宗和寧舊澗在這三天時間裡,損失了五百多名弟子,劍神塚那邊也有損失,大約兩百名弟子。

而這一天!

葉凡要等的人終於到齊了。

梁初心帶著十幾個弟子來了。

葉凡吩咐下去:“不再派弟子出戰,今夜咱們就離開。”

夜色將近。

最後一位弟子重傷歸來,葉凡及時救治。

“走!”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去了。

很多圍觀的人都表示不懂,劍神塚的人也很懵。

“離開了?這麼突然?”青竹劍主手中的茶杯停在半空中,有些詫異。

左清秀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當初我和葉凡一戰時,他邀請我去強行打開無相秘境,說給我送個大機緣,我冇同意,這幾天,我一直都有在關注他們,來了不少術法者,有天師府的,也有港島來的,會不會是去無相秘境了?”

青竹劍主嘖了嘖嘴,說道:“這葉凡還真的是,想要的不是自己的實力得到快速提升,而是帶領整個宗門提升,能入他宗門,或許是一個慶事。”

看向下麵的她,說道:“那個大機緣,對你或許也挺有用的,其實你可以答應他的。”

左清秀問道:“難道師父知道是什麼機緣?”

青竹劍主說道:“是一個結界構成的獨特空間,應該是上古的某位掌控了時間法則的大能留下的,可以根據每個人的情況給出相應的修煉空間和時間流速。”

左清秀大驚,道:“竟有這樣的地方?”

青竹劍主說道:“算了,你又不答應人家,以後你再去吧。”

“是!”

葉凡等人,浩浩蕩蕩前往無相秘境所在之地。

一路走來,蕭景天等人給冇進去過的人說了裡麵的情況,讓他們不必恐慌,當得知那個獨特空間時。

所有人都興奮了。

如此美妙的空間,簡直就是為修行者所建的,創建之人的實力究竟有多高啊,這簡直就是違背了自然規律的存在。

“景天,顧隆、清除尾巴!”

葉凡、北鬥宗的一舉一動都被不少人監視著,跟蹤著。

葉凡帶領著一些修為高的人,開始清除四周的眼睛,速度極快,神識擴散,鎖定目標,直接斬殺。

終於來到無相秘境的入口處。

眾人一路趕來,已經在商討對策。

人一到,馬上就開始著手準備。

葉凡作為領頭人,觀察附近周圍的空間變化、環境變化、尋找適合佈陣的地方,陣法應該如何佈置。

大家都有互相探討。

在等待的時間裡。

其他人療傷的療傷,修行的修行,不能走散。

北鬥宗還有人要來,從宗門那邊趕過來,葉凡要賭一把大的,把整體的宗門實力提上去。

兩天時間,佈置了較為滿意的封印和陣法。

“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