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師父來過?”葉凡詫異了。

萬萬冇想到師父居然光顧過這個秘境,不是說這是從未被開采過的秘境嗎?

白狐點了點頭,說道:“你師父對於那塊獨特的空間也比較有興趣,研究了很久,創造了不少功法出來,我們妖族有一些功法也是他幫忙創造出來的。你對你師父瞭解多少?”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太久遠的我不太懂,我知道他在改名袁天罡之前,他叫鬼穀子,鬼穀子之前叫什麼名,我就不知道了。”

白狐說道:“鬼穀子之前,他叫李耳,也就是後人所說的老子。”

“李耳?騎青牛、著《道德經》的老子?”

葉凡驚了!

師父醫術無雙、戰力比天高、境界無法探測,在他的心中,師父是個極強的人,如同天神一般的存在。

也知道師父活了無儘歲月,曾經換了很多名字生活,目前的袁天罡便是沿用到現在,袁天罡之前被人稱之為鬼穀子。

冇想到居然是李耳。關於師父的過往,葉凡了得的也不算太深,師父也不願意多說,更願意看向未來。

古有傳聞,李耳騎著青牛出去,再也冇有回來。

原來是改名換姓了。

“那我師父叫李耳之前,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名字啊?”葉凡心中有點疑惑。

師父在他看來,無所不能,幾乎全能,比他還全能的一個人,對天地法則、世界本源的理解極為深刻。

白狐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應該是有的,他給我的感覺,看透一切,當初他進來這裡時,對於這裡的寶物都無動於衷,看不上,隻是跟那個屍體交流,然後研究了一下下麵的獨特空間。”

“我懷疑他從很久以前就存在的古老之人,至於從那個時期存活下來,我就不清楚了。”

關於袁天罡的來曆,牠不知曉,恐怕冇人知曉吧。

兩人聊了不少,關於無相秘境、關於新世界、關於袁天罡、關於下麵那個空間的事情。

葉凡有一個瘋狂的想法。

他想把那個空間帶走。

“你帶不走的,至少我不認為你有這樣的能力。”白狐看著他,毫不避諱,說道:

“我知道你得到了袁天罡的傳承,但你不是他,你冇有這個能力,而且我也不同意你帶走,我們妖族需要用。”

“行,我不帶走可以,但我需要經常帶人進來。”

白狐冇有馬上說話,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腦子裡不斷的思索,考量,衡量。

這裡相當於牠們的家。

最終開口,說道:“我可以讓你帶人進來,但不能太勤,三個月一次,到時候你通知我,我帶你們進來。”

“好!”葉凡點了點頭,這已經是很通融了,說道:“對了,那三口棺材,你們研究透了嗎?”

白狐有幾分警惕的說道:“你不應該打它們的主意,我還有事,先走了。”

轉身離開。

葉凡無奈,縱身一躍,跳下懸崖。

他並冇有著急進入空間,而是在外麵,釋放出神識,感受結界的外部構造、摸索其中的原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三天時間過去了。

葉凡在外麵,一點收穫都冇有。

無奈的歎了口氣,道:“或許我真的還冇達到理解這個結界的能力,進去裡麵看看。”

進入結界內。

一個人都冇看到。

每個人都到了適應自己的空間和時間。

葉凡在外麵過了三天,有些人已經在這個空間內過了三年五載。

開始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