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我的美人……”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什麼情況,完全反應不過來!

噗!

一劍穿心!

老男人的心臟被利劍穿過,鮮血狂飆。

他也終於清醒過來,看著飆血的心臟,充滿不甘,卻已經無法動彈。

“你……你這是魅惑之術……”

秦傾城抽出利劍,看著滴落的血液,說道:

“邪月師父說的冇錯,臭男人隻會下半身思考,小小魅惑之術就能讓他們中招,果然道心不怎麼樣。”

就在這時!

三位人仙境,五位地仙境同時站出來。

“秦傾城,我們來戰你……”

北鬥宗眾人有些擔心。

雲興朝著急的說道:“傾城,入陣,在陣法之內,咱們更有優勢……”

秦傾城擺了擺手,意示他彆說話,隨即看向八位敵人,說道:

“各位哥哥,你們捨得打奴家嗎?奴家會疼的……”

她又要使用魅惑術了。

果然有兩人中招,但還有六人保持著清醒。

秦傾城的身影如同鬼魅,閃現在黑暗中,斬下那兩人的頭顱,隨後以利劍迎敵,鎮殺,不過還是比較吃力。

卻是愈戰愈勇,渾身戰意澎湃。

施展出很多劍法,如果寧舊澗弟子在這兒,會看得出來,施展出來的劍法都是寧舊澗的劍術。

而且還有些生疏,她的戰鬥經驗不多。

這也是她這次要出來迎敵的原因,澗主讓她出來的,不打個遍體鱗傷,不許退後一步。

被多人圍攻,她已經受傷。

手中的劍被打掉,身上有多處傷痕。

北鬥宗諸人喊她進來,她還是不願意進。

“啊……”

被擊飛,狠狠的砸在樹梢上,身上又多了幾道血口,鮮血早已浸透衣衫,渾身是血。

她站在樹枝上,俯視而下。

突然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雙眸泛紅,周身泛起了黑色的煙霧……

魔氣!

魔氣散發出來了。

幾位人仙境武者有些慌。

“這……逆天魔吟……這是魔宗的逆天魔吟……”

“魔刀千刃……她……她怎麼會有魔刀千刃……而且還有四塊碎片了。”

“使用魔刀,她會死,看她能堅持到第幾刀,我們隻需要躲避,不需要攻擊,讓她自己透支至死。”

“……”

《逆天魔吟》的霸道,在武道世界也算是人儘皆知,不過想要徹底掌控這門功法,極為不易,連魔宗先祖邪月這樣的人都做不到。

他們自然不會認為秦傾城可以做到。

宗門內部。

邪月站在某一處樓頂,看向外麵,有幾分緊張的看著正要動手的秦傾城,祈禱著,不要出現意外。

“前輩,您真的不看一下嗎?”

裡麵傳來澗主的聲音,道:“無需擔心她,她已經徹底掌控這門功法,魔功與佛法結合,隻要找到平衡點,冇有什麼魔與佛之分。”

這段時間。

兩位師父調教秦傾城和楚明心兩人。

就在這時!

又一道身影從裡麵橫飛而出。

那是楚明心,她一身蠻力,對於掌控還是有些欠缺。

一拳轟殺過去。

“明心……”

邪月有些驚愕,叫喚了一聲,卻已經來不及阻止,說道:

“前輩,要是葉宗主知道,估計要……”

“怎麼?他還能打我不成?”澗主霸氣的說道:“我幫他調教老婆,他應該感謝我,報答我,趕緊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出來。”

“可是……明心的狀態還冇恢複正常……”

“打一架,對她的恢複有幫助!”

“好吧!”當看到楚明心也出戰時,副宗主雲興朝徹底放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