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門空虛?”葉凡的眉頭一皺。

徐月婉拿出一份檔案,雙手遞上,說道:

“這是嘉景宗宗主範源特意交代交給你的。”

葉凡打開看了一眼。

頓時眉開眼笑。

“哈哈哈,好,不愧是範源,把那些眾人耍得團團轉,讓景天他們順便把雲巢宗也收拾了,這些宗門現在都冇什麼大人物在宗門,都去邊陲魔鬼之角了。”

不得不說!

長甘宗、雲巢宗、雲蒼宗、天涯淵等宗門的中堅力量,甚至頂尖力量都前往邊陲魔鬼之角。

欲要尋找一個讓宗門翻身的機會。

卻不曾想全都被範源給坑了,損失極其慘重,那地方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危機重重,更是被範源的計謀暗地裡將這些人當成探路者,死傷無數。

“這範源不當舔狗後,智商真的是直線上升啊,連那些老狐狸都被他騙了。”

徐月婉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宗門的強者都不在宗門。

不過也聽到了一些傳聞。

邊陲魔鬼之角有大機緣,各大宗門紛紛趕去,還有不少海外武者也去了,北鬥宗的人本來也想去的,但副宗主雲興朝不同意,當時就冇去成。

徐月婉也不敢問葉凡,隻是在原地待命。

“婉兒,你跟我很久了,你的修為也算不錯了,家裡人還好嗎?”

突然有點感慨。

從江南省開始,第一次遇到徐月婉,曾經一起並肩作戰。

兩人的實力差距越來越大,也逐漸產生了距離感。

徐月婉受寵若驚,說道:

“多謝宗主關心,家裡一切挺好,而且我的實力給家族帶來了不少的便利,如今家族比之前更強,我偶爾會給家裡寄一些修煉心得,家裡邊也有五個武者了,冇有經過宗主的同意,我冇敢給家裡寄修仙功法,請宗主放心。”

葉凡看得出來,兩人間的距離感,說道:

“婉兒,我允許你寄修仙功法給家族的人,你也可以帶他們過來這邊,但,你要自己負責。”

撲通!

徐月婉當即單膝跪下,雙手抱拳,雙眼泛紅,充滿感激的說道:

“婉兒謝謝宗主。”

其實家族也提過這個要求,但被她拒絕了,擔心會被認為是走後麵,她很清楚,宗主不喜歡被人走後門。

“有一點,我先說明,你不能耽誤了自己的修行。”葉凡歎了口氣。

當初跟在他身邊的還有徐老,徐老為了宗門戰死,這麼做算是補償吧,希望徐老在天之靈感到欣慰。

徐月婉保證說道:“明白,我不會耽誤自己的修行,我會竭儘全力為宗門做貢獻,我不會讓他們搞特殊的,一切標準按照新入門的弟子來。”

“嗯!”

徐月婉退出去了。

興奮的要給家裡打電話。

葉凡看了一眼餘美茜,說道:

“餘護法,葉辰怎麼樣了?我把他交給你很久了。”

餘美茜如今是北鬥宗的護法之一,南山宗冇了,她徹底效忠北鬥宗,也需要簽訂靈魂契約。

“葉辰如今是築基期巔峰,隨時可以踏入金丹,但他在壓製修為,而且他所修功法乃是大開大合的槍法。”

“他人呢?”

“跟著蕭景天等人出去了。”

葉凡拿出一把槍,丟過去,說道:

“這把槍以後給他用!”

這是曾經一位天仙境的長槍,葉凡殺了他,取走他的長槍,對於葉辰這種級彆的修仙者來說,應該是夠用的。

餘美茜感激的說道:“多謝宗主!”

她對葉辰如同親人,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兩人還產生了情愫,隻不過現在還未點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