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

有人來報!

“宗主,萬朝城林希月求見!”

“讓她進來!”

冇多久。

林希月進來了,永遠都是那麼青春靚麗、看起來像是個孩子,雙眸靈動,乾淨,彷彿未經紅塵的童子。

“葉宗主,我們城主邀你前往萬朝城共同商議一起去上古遺址結盟之事。”

“何時?”

“五天後!”

“還有誰?”

“寧舊澗和天照宗。”

“天照宗?六上宗之一!”葉凡有幾分詫異。

林希月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們萬朝城跟天照宗有點關係,這一次,他們也會派人過來參加,我舅舅說了,進入上古遺址,有六上宗結盟,會安全很多。”

葉凡說道:“好,我一定到。”

接下來。

葉凡和副宗主聊了一些事情。

他想去望海樓看看池小天,瞭解一下六上宗、藥神穀的事情。

正準備出門時!

一股磅礴的強壓震懾而下,讓他不由得停下腳步,看向更深處去。

“澗主……?”

一道倩影瞬間而至,擋住他,問道:

“葉凡,你又惹秋水生氣了?她去哪兒了?”

葉凡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又要捱揍了……“師孃,我冤枉啊,我冇惹他,我從秘境回來,她就已經離開了。”

葉凡一臉無辜,滿臉的委屈,可憐巴巴的看著澗主。

澗主停頓了一下。

仔細回憶,這些天,李秋水的狀態確實不太對勁,心事重重的,問也不說。

“那你說她為何突然離開了?”澗主質問。

葉凡兩手一攤,說道:“我咋知道,不過她留了一封信。”

回到自己的居所,拿了信封,交給澗主。

澗主看著信封,表情逐漸黯然下來,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緩緩說道: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終歸是太善良了,算了,感情最冇有道理,越是抓得緊,越是抓不住,看你們的緣分吧。”

說完,她轉身離去。

身影極快,縮地成寸,三兩下就消失了。

她離開北鬥宗了。

葉凡終於擺脫了她,準備出門。

楚明心要跟著一起出門。

“今天嘉芸要來,你不在這兒接待她嗎?”

楚明心說道:“有那麼多人在這兒,而且禿鷲、洪慶都認識她,我不在也沒關係,你給他倆說一聲。”

“也行!”

葉凡吩咐了兩人,隨後帶著楚明心出去了。

還從未跟老婆浪跡在武道世界呢。

他們第一戰來到儋州城。

這裡曾經是南山宗的,自從南山宗被滅之後,領地已經被北鬥宗占領。

城主看到葉凡的到來,親自過來接待,對兩人非常熱情。

兩人冇有停留多久,離開儋州城,前往望海城。

兩人一路前行。

遇到不少武者,對於葉凡,他們隻是指指點點,不敢上前招惹,畢竟這幾年時間,北鬥宗、葉凡成為了最耀眼的新星。

一般人可不敢招惹。

兩人來到一個古鎮,住下。

古鎮很安靜,一片祥和。

兩人手牽手在街道上行走,楚明心對於武道世界的攤位、商鋪還是比較好奇的,到處觀看,像是劉姥姥進大莊園。

不過葉凡也陪著他到處看,不認識葉凡的人,還以為他們倆是剛剛踏入武道世界的新人呢。

楚明心還會有各種各樣奇怪的問題,都屬於武道世界的常識,隻是她也算是第一次正式以武者的身份接觸這些東西。

葉凡都會耐心的給她講解,講述著武道世界和世俗界的不同,令她新奇萬分。

晚上。

回到酒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