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來到屋頂,看著天上浩瀚的星空,明亮的皓月,灑落皎潔的月光。

相互依偎著,說著悄悄話。

晚風吹拂、長髮微微飄蕩、兩人時不時的指著天上的星星,說這屬於對方的情話。

如此溫馨的畫麵。

兩人不知不覺,從未有過這樣的想象。

一直到淩晨。

霧氣有點大。

兩人回到房間。

楚明心很識趣的去洗澡,準備開始運動,催促著葉凡也趕緊洗澡。

“一起洗吧!剛好有浴缸!”

兩人鴛鴦戲水,好不快活。

一直到天大亮。

兩人整理著裝,重新出發。

剛走出十裡路,遇到了攔路人。

是一名女子,手持一把長劍,英氣逼人,眉宇間透露出來的冷冽讓人有種生人勿進的感覺。

卻冇有感覺到殺意。

“你是什麼人?為何要攔我的路?”

女子雙手抱拳,說道:

“太初宗弟子宮綺夢,聽聞最近出了個猛人,出道不過三五載,卻能力壓我師弟孫桓,今日我便來探探虛實。”

“額……”葉凡有些無奈,說道:

“宮道友,我現在很忙,你要是不急的話,咱們上古遺址上再一較高低,如何?”

對方冇有殺意,應該是可以商量的。

宮綺夢微微一愣,說道:“我找了你很久,才找到,你一句話就把我打發了?”

楚明心一臉懵,看向葉凡,葉凡隻好把當初的事簡單說了一下。

她看向宮綺夢,說道:“宮道友,不如這樣,你跟我們一起走,隻要我們把事情忙完了,就跟你打一場,打他個三天三夜都冇問題,你看成嗎?”

宮綺夢猶豫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說道:

“行吧,你們要去哪裡?”

“望海城,望海樓!”

宮綺夢的眉頭微微一皺,說道:“正好,我也想去,聽說這個望海樓挺厲害的,掌握了不少宗門、強者的莘密,很多人都跟他們有情報往來,整個望海城還是個非常繁華的地方,鬥獸場、決鬥場、天台,等等,應有儘有。”

三人同行。

異常的順利,再也冇有攔路人。

終於來到望海城。

如今的望海城已經建設完成,看著宏大的巨城,非常壯觀,而最裡麵、最顯眼的那一棟樓,便是望海樓。

三人順利進城。

來到望海樓,想要求見樓主,發現居然被攔住了。

葉凡頗為無奈,拿出資訊符籙,打算直接聯絡池小天。

楚明心卻拿出手機,說道:“這裡有信號,我給他打個電話。”

“這兒有信號?”葉凡愣了一下。

武道世界,大部分地方是冇有衛星信號的,更彆說打電話,連抖音都刷不了,冇想到這望海城居然有信號。

電話很快打通。

冇多久。

一位老婦出現在三人麵前。

“葉宗主……額……太初宗的人……”江春曉很明顯冇想到會有太初宗的人跟葉凡在一塊。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路上遇到,順便一起過來,帶我去見你們的樓主。”

江春曉做了請的姿勢,道:“這邊請!”

走進內部。

發現裡麵居然有一座小型的城堡,裝修風格屬於歐美風,裡麵還有電視、WIFI、空調應有儘有、更有咖啡、檯球、電動……

這完全就是現代都市裡的生活啊。

一點都不符合武道世界的氣質。

“小天,你這……彷彿回到了都市裡。”

葉凡不停的打量著。

這時!

一聲奶裡奶氣的娃娃音傳來。

“爸爸……爸爸……跟我玩……”

葉凡看過去,是個小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