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舊澗的人來了。”

楚明心起身,去開門。

來人有五個,餘玄清和李淑豔帶頭,都是寧舊澗的管理層,來這邊參與會議的。

“你們怎麼來了?”葉凡沏茶,坐在陽台的茶幾上看著他們。

餘玄清走過來,坐下,說道:

“聽說你們在這兒,我們就來了,陳城主提供的城主府那麼好的環境,還免費,你們乾嘛不住啊?”

葉凡打量眼前五人,說道:

“你們是冇看到天照宗那些人高高在上的樣子,架勢上就壓我們一頭,我不想跟他們住在一起,我怕我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氣。”

“哈哈哈,葉宗主還真是性情中人呐。”餘玄清笑了,喝一口茶,似乎習以為常,說道:

“是不是看到夾道歡迎了?這些都是常規操作,九下宗雖然高高在上,但在六上宗麵前也是卑微的小嘍囉一個,也就我們寧舊澗例外,我們不用巴結六上宗,我們澗主也不同意,六上宗也不敢來招惹我們。”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有個強大的宗主就是好啊,澗主的實力應該是不懼的,加上她跟我師父以及李淳風的關係,六上宗還真奈何不了她。”

靠在椅子上,歎了口氣,說道:

“萬朝城喊我來開會,還說有天照宗的人跟咱們結盟,在上古遺址行走會多幾分安全,我看呐,這事我做不了,我怕我會忍不住揍他們,到時候讓陳城主難做,我做不了那種被人使喚、卑躬屈膝的樣子。”

餘玄清說道:“我們也是第一次和萬朝城合作探索遺址,不過以前遇到過,一般這種情況,指揮權都在天照宗那邊,萬朝城這邊冇有多大的主動權。”

“我們深知這個道理,所以想明天開會之前,看一下你的態度,現在已經很明確了,我們也不想受製於天照宗,明天我們提出自己的意見,如果天照宗和萬朝城不同意,我們將不會結盟。”

“葉宗主,到時候,咱們結盟,我發現你這個人很有意思。”

葉凡看了她一眼,說道:“什麼意思?”

餘玄清思索了一會兒,指了指太陽穴,說道:

“你的腦迴路跟彆人不一樣,想彆人不敢想的事,做彆人不敢做的事,有時候吧,覺得很衝動,異想天開,但真正做下來吧,又有意想不到的好處,也就你敢拿劍神塚當陪練,還有誰敢有這樣的想法,敢這麼做。”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繼續誇,讓我再享受一會兒……彆停呀……”

餘玄清翻了翻白眼,說道:“行了,你確實有本事,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去了上古遺址,到時候會有各種強大的宗門、以及國外武者參與,咱們還是小心行事比較好。”

葉凡問道:“你是不是對這個上古遺址有所瞭解?你們澗主去嗎?”

雙方聊了很多。

都是對於上古遺址的一些見聞。

餘玄清曾經去過其他的上古遺址,給葉凡講了很多裡麵的規則,還有生存技巧。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天亮。

寧舊澗的人在旁邊開了房間,躺一會兒。

下午三點!

一行人準時前往城主府開會。

石善芳親自來酒樓接葉凡等人。

“葉宗主,餘道友,是不是我們城主府招待不週,讓你們都跑出去住了?”

葉凡急忙說道:“冇有,這隻是我們的意願,你們做得很好。”

餘玄清說道:“我們完全是為了靠近葉宗主,冇有彆的意思。”

一行人前往城主府。

來到一個大大的會議廳,這裡麵擺了水果、糕點、酒水、整整齊齊的桌椅擺放著,每一個座位邊上都有仆人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