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男子冷哼一聲,說道:

“一個九下宗的宗主,敢說出這種話來,你讓他來,我拍死她……”

“小傑!”坐在中間的中年男子打斷了他的話,擺了擺手,說道:

“魚薇歌確實很強,但她說出這樣的話,是不是太不把我天照宗放在眼裡了?”

很明顯,他知道魚薇歌的強大,不敢輕易招惹。

餘玄清說道:“我們是來商量結盟的,能結就結,不能結就算,我們也不是非要結盟不可,天照宗想要領導我們,不可能,剛坐下來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裝給誰看啊,我們不稀罕。”

啪……

一名婦女猛然拍碎了眼前的桌子,怒瞪著她,道:

“餘玄清,你這是什麼態度,彆以為有魚薇歌,我們天照宗就不敢動你們,想要殺你們,有很多種方式,你寧舊澗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九下宗,說話之前,最好想清楚後果是否承擔得起。”

鏘!

李淑豔拔劍,站起來。

其餘寧舊澗弟子也紛紛拔劍,站起來。

氣氛又升級了。

劍拔弩張!

戰爭隨時爆發。

李淑豔的劍指著前方,說道:

“你們天照宗是很強,但我們也不怕,我們可以死,但我們澗主也會讓你們陪葬,有本事就來。”

“停停停……”

陳城主急忙走到中間,勸架,一臉無奈,說道:

“諸位,這是乾嘛呢,冇必要,冇必要哈。”

餘玄清盯著他,說道:“陳城主,你把我們喊來,就是讓我們聽從天照宗的調遣?你以為我們會跟你們一樣願意當這幾個人的狗嗎?”

“彆以為我不知道,就算是真的結盟了,得到的不過是這幾個人的幫助,根本不可能是整個天照宗,彆人或許會忌憚他們的身份,有一些小便利,但真正打起來,他們跑得比兔子還快,以前我也看到過你們的結盟,你們有主動權嗎?你們就是他們的槍,隻配當炮灰,我們對這種合作可冇興趣。”

陳城主說道:“餘道友,此言差矣,天照宗可是六上宗之一,隻在有他們在身邊,就算是六上宗的其他人看到,也會給幾分薄麵,更彆說是其他宗門,根本不敢靠近,這對於我們尋寶,取寶都有極大的好處。”

餘玄清說道:“我知道六上宗的拍照好用,但我們不稀罕,我們不願意當狗,我寧舊澗就不參與這次的結盟了,祝你們好運。”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葉宗主,你們呢?要選擇給這幾個人當狗嗎?”

葉凡冷笑幾聲,說道:“當狗,冇興趣,陳城主,或許你們能接受這樣的待遇,有你們的想法,我也不好說什麼,但我不參與,告辭了。”

一行人,打算離開。

“等等!”

坐在中間的中年男子開口了,聲音略帶威嚴,盯著葉凡,說道:

“寧舊澗的人可以走,那個小子,你留下。”

寧舊澗的人也冇走,選擇留下來看戲。

葉凡的背景可是比自己還厚,這些人不自知,而且葉凡的實力也是非常強勁的,在座的都是入聖境。

或許對於九下宗來說,這種級彆的人已經算是高不可攀,但葉凡不一樣,他可是曾經擊敗過入聖境的存在。

孫桓的師姐還留在城主府呢。

葉凡緩緩回頭,看向他,說道:

“我留下?你要乾嘛?”

中年男人很隨意,喝一口茶,淡淡說道:

“我要你死!”

說得如此淡然,根本不把葉凡放在眼裡。

寧舊澗有個魚薇歌,他確實有些忌憚,但這個北鬥宗,他還真就不怕,被這幾個人怒懟,他得找回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