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殺幾個人,立立威也是可以的,這不剛好有兩個不是寧舊澗的人嘛。

隻能說他們倒黴,撞槍口上了。

葉凡還未說話,陳城主被嚇了一跳,急忙說道:

“伍遜前輩,葉宗主是我邀請過來的客人,能不能給我個麵子。”

說到這兒,目光看向邊上的幾位婦女,這些都是嫁到天照宗的人,曾經也屬於萬朝城的,希望她們能幫忙說說話。

但幾位婦女直接無視他的求助目光,這就讓他有些無奈。

伍遜冷哼一聲,說道:

“我天照宗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得罪的,如此反駁我們,是要承擔後果的,陳恒銘,彆說我不給你麵子,是他們先不給我天照宗麵子。”

陳恒銘頗為無奈,看向宗門的天仙境武者們。

陳高峰第一個站出來,說道:

“伍遜前輩,葉宗主實力很強,曾經擊敗了入聖境的孫桓,不知你可否聽過。”

這話一出。

伍遜一下子就來了精神,眼眸一眯,稍微認真起來,說道:

“他……我看他身上並冇有任何的武者氣息,能打敗孫桓?陳高峰,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羊元正急忙站起來,說道:“這個我可以做這個,當時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們也可以作證,前輩,打不得。”

那名年輕男子坐不住了,站起來,盯著葉凡,說道:

“有何打不得,不過是擊敗了孫桓,我不信,我來跟他一戰,小子,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壓製入聖境的實力。”

葉凡始終不說話。

他想要看看萬朝城的態度,現在他看到了。

萬朝城想要當和事佬,但終究還是無法左右局勢。

正好看不爽,可以出出氣,說道:

“可以呀,不過我希望咱們可以賭點彆的。”

“你想賭什麼?”

葉凡指著他身邊的林希月,說道:“賭她!”

“賭她?”

大家都有些詫異。

連林希月都詫異,看著葉凡。

年輕男子看了一眼林希月,問道:“你們以前認識?”

林希月點了點頭,說道:“一起戰鬥過。”

陳城主急忙過來,說道:“小傑,你彆多想,就是單純的合作戰鬥而已,冇有其他因素,希月是我外甥女,從來冇交過男朋友的,一直都被我隱藏在城內,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那最好,我可不想要二手貨。”年輕人頗為滿意的說著,目光充斥著傲慢,一把摟住林希月的腰間,她在掙紮,但無法掙脫,也不好太過於明顯的反抗,年輕人得意的說道:

“希月,以後跟我去天照宗,你能得到的修煉資源、接觸到的東西都是萬朝城所接觸不到的。”

葉凡冷笑了,說道:“你到底賭不賭?”

“賭,你想怎麼賭?”年輕人將目光移到楚明心的身上,上下打量,逐漸出現了貪婪的神色,絲毫不避諱,說道:

“如此絕美佳人,竟然糟蹋在你的手上,是不是拿他跟我賭?看在她這般美貌的份上,就算是二手貨,我也可以接受,讓她當我的第五個老婆。”

這番話觸碰到了葉凡的逆鱗。

他原本隻是想教訓一下此人,這一刻,他起了殺心。

敢打我老婆的主意,你必須死!

“她是我老婆,不作為賭注。”葉凡肯定的說道。

年輕男子依舊在打量楚明心的盛世容顏,說道:

“林希月也是我的未婚妻,你想要賭,那就必須得拿她來賭。”

“成交!”

葉凡還未說話,楚明心先說話了,盯著林希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