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數人都震驚了。

而葉凡站在裂縫邊緣,眼眸如深淵,冰冷到了極點,一身白衣勝雪,衣角被風兒吹拂,冷峻屹立。

“小子,你殺我孫子,我要殺了你!”

伍遜忍不住了。

第一個殺過去,抬手,一把長刀緊握,恐怖的刀威浩浩蕩蕩而出,怒劈過去,地表瞬間撕裂。

強勢的刀芒掠殺過去,周圍的天地之力被瘋狂牽動。

不止是他,還有另外兩人也殺過去。

同時殺出三把長刀,刀威浩蕩如同海嘯狂掀,空間都被掀飛,奔騰而去,帶著滾滾狂暴殺過去。

葉凡站在原地,盯著殺來的三位武者。

兩位入聖境初期,一位破凡境巔峰,三人合力,確實很強。

而如今的他不再是化神境,更不是簡單的法相境。

他的法相境在無相秘境的獨特空間壓製了兩百年,已經達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對於空間、時間、世界本源的理解更非常人所及。

即使麵對這三位,他依然不懼!

而站在邊緣之上的萬朝城諸人心驚膽戰。

天照宗的人死在萬朝城,他們難辭其咎,一旦被追究下來,恐怕是一場浩劫。

他也冇想到葉凡真的敢殺天照宗的人。

“橫劍平天下!”

葉凡冇有言語,直接揮劍。

恐怖的劍芒從陰陽尺爆發而出,橫切空間的淩厲,空間彷彿在崩塌,周圍的大道之力、天地之力、以及天地靈氣都在顫動。

橫向切割。

剷平天下不平之事,蕩平所有的阻礙,無儘恐怖的劍芒瘋狂撕裂,掠殺過去。

鏘鏘鏘……

無儘星火激射而出。

三位武者在拚命抵抗,麵目猙獰,有些難以承受。

終於還是承受不住!

噗噗噗……

口吐鮮血,直接破防,被劍芒擊飛,身上出現了一道鮮紅的血口,鮮血橫流、沉重的砸向遠方。

那位破凡境武者更是直接身死,身軀被斬成兩段,在不甘中死去。

“你……你……我不甘心……”

不甘心又如何。

重重的砸在地上,原本已經被撕裂的地麵再次被砸出大坑。

一道白影掠過。

葉凡瞬間來到一位入聖境武者麵前,抬手,揮動。

噗!

斬首!

頭顱滾落,鮮血迸濺十幾米之遠。

驚呆了所有人。

目光轉移,看向那邊的伍遜,殺意淩然。

“葉宗主,等一等!”

陳高峰衝下去了,攔在伍遜麵前,懇求的目光看著葉凡,說道:

“葉宗主,不可殺,不可殺啊,他們可是天照宗的人,乃是六上宗,會惹來滅宗之災的,萬萬不可!”

葉凡已經來到他的麵前,看著眼前的伍遜,重傷、流血、滿臉恐慌,看到葉凡就像是看到了惡魔般。

“彆……彆殺我……”

“求求你,彆殺我……”

他艱難的爬起,跪在地上,艱難的說話,求饒。

葉凡一臉冷漠,說道:“我已經殺了三人,得罪天照宗已是事實,多殺一個又如何,殺光這裡的天照宗之人又如何,結局都是一樣的,陳道友,你覺得呢?”

陳高峰微微一愣,說道:“葉宗主,算我求你了,就此收手吧,我也幫過你不少,給我個麵子。”

葉凡的目光看向那邊岸上的天照宗弟子們,那些人眼神冷漠,一旦回去,肯定會將這邊的事告知宗門。

很快會來報仇,如果殺光了,或許還能緩一段時間。

可陳高峰求情!

他確實幫過自己不少,萬朝城也算是北鬥宗的盟友。

買了麵子,也不是不可以,下次再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