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如今能讓咱們萬朝城在重創之後重新崛起的隻有修仙之法,隻有北鬥宗,你們隱藏在北鬥宗,努力修行,我會對你們下達驅逐令,昭告武道世界,可能會揹負一些罵名。”

石善芳表情凝重,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大哥,我明白,我會堅決執行任務的,揹負罵名又如何,我隻希望我們能重新東山再起,咱們一起登臨巔峰。”

陳高峰來到他的身邊,說道:“恒銘,我們會陪你一起麵對,我們需要好好計劃一下,儘量把時間線延長,我對葉凡這個人有點瞭解,他從一個小小的宗門,乾翻九下宗,也能乾翻六上宗,而天照宗必定是其中之一,我們唯有堅持到天照宗倒下的那一刻。”

陳恒銘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他對葉凡的瞭解頗深,小聲說道:“太爺爺,葉凡和毛蛋大師是師兄弟,毛蛋大師來自天師府,天師府和袁天師有些淵源,我懷疑葉凡跟袁天師也有些淵源,這也是我要攬下責任的原因之一。”

“希月是我的外甥女,我本不想讓她呆在葉凡身邊,畢竟那是強者的魅力,我怕她把持不住,但現在看來,唯有葉凡方能保她了。”

此刻!

葉凡等人已經離開萬朝城。

前往寧舊澗的路上。

寧舊澗的人在後來追上,想要商談結盟事宜,便前往寧舊澗!

“葉凡,來一戰吧!”

宮綺夢突然攔截葉凡,拔劍,說道。

葉凡微微一愣,說道:“一定要打嗎?”

“嗯!”

“那好吧!”

其他人紛紛避開,讓出一個巨大的空間。

宮綺夢取劍,一時間,劍氣激盪、瘋狂肆虐八方。

雖冇有殺意,卻蘊含著磅礴的天地之力,洶湧澎湃,不斷奔騰。

葉凡站在原地,並未取出兵刃,隻是靜靜的看著對方。

突然!

一劍殺來,劍氣如同無數條白練,撕裂虛空,宛若一道雷霆之電,斬破一切。

“入聖境……”

餘玄清驚愕的張開嘴巴。

這一劍的強勢,若是她遇到了,恐怕難以招架。

如今的餘玄清已經是天仙境巔峰,隨時踏入破凡境,這是她在無相秘境修煉近百年的成果,如今需要戰鬥經驗。

觀看入聖境的戰鬥,也可以從中有所感悟的。

看起來強大的一劍,卻被葉凡徒手接下。

“這……血肉之軀、徒手接劍……”寧舊澗一位弟子震驚不已。

眾人震驚不已。

而那邊兩人已經結束戰鬥。

一招分勝負!

“我輸了,我師弟敗給你,不冤!”

宮綺夢倒也大方承認。

葉凡收斂氣息,說道:“你已經是入聖境中期,很強了,天賦很不錯,日後定會成為一方霸主的。”

宮綺夢抱拳,道:“我就不跟你們走了,咱們上古遺址見!”

葉凡抱拳,道:“上古遺址見!”

宮綺夢準備轉身離開時,突然想到什麼,說道:“葉宗主,你殺了天照宗的幾人,你的上古遺址之行不會平靜,你可選擇放棄這次的遺址,護住宗門,他們可不是什麼善良之人,不但要殺你,還要毀你宗門。”

葉凡感激說道:“多謝提醒!”

宮綺夢離開了。

葉凡等人前往寧舊澗。

商談結盟事宜。

一切都很順利。

葉凡也知道澗主並未在宗門,從北鬥宗離開後,直接消失了。

“葉宗主,你若去遺址,宗門危矣,可有解決之法?”餘玄清問道。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暫時冇有,到時候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