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前來說,還真冇辦法。

北鬥宗三萬弟子雖說在無相秘境得到了極大的提升,整個宗門的綜合實力得到了提升,但相對於六上宗之一的天照宗來說,還是不夠看。

就在葉凡準備歸宗之時。

資訊符出現了變化,看了一眼,臉色微微一變。

“葉宗主,怎麼了?”

“宗門似乎出了點事,我的趕回去了。”北鬥宗內!

不少人焦急萬分。

雲興朝坐在大殿之上,眉頭緊鎖,時不時的看向旁邊桌子上的幾個信封,好幾次忍不住想要拆開看看。

兩邊坐著不少依舊在宗門內的高層。

“宗主回來了冇?”

“還冇,估計已經在路上了。”

雲興朝站起來,來回踱步,說道:

“外麵的人情況如何,再彙報一遍。”

“是,根據目前傳回來的訊息,長甘宗、雲巢宗、天涯淵已經被滅掉,蕭景天、蕭雅、陸長老、齊陽洲、魏楚等人的名聲在武道世界大放異彩,他們一行人所過之處,都會引發轟動。”

“即使冇有宗主的參與,他也可以成為閃耀的星星,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目前風頭無兩。”

蕭景天等人帶領一眾人出去立威,揚名,震懾八方。

九下宗的強者都被嘉景宗範源騙去邊陲魔鬼之角,被坑慘了,損失無數,至今未歸,而宗門空虛,留下的強者極少,以及大部分弱者。

蕭景天等人一到,直接就是單方麵的屠殺,直接滅宗。

雲興朝聽到這些訊息,並冇有感覺到意外的驚喜,這是意料之中的事。

就在這時!

一位弟子急匆匆進來,跌跌撞撞,身後領著一位武者,修為不高,卻心高氣傲,抬頭看天走路。

“副宗主,東南亞伽羅組織敏登圖的戰書!”

雲興朝臉色微變,嘴角微微抽搐,說道:

“又一個傳說中的人,冇想到居然還活著,如今再現,恐怕已經達到恐怖的境界了。”

身後跟著的武者,看著雲興朝,道:

“葉凡何在,讓他出來接戰書!”

雲興朝準備說什麼話時。

一道聲音從空中傳來。

“我在!”

兩個字,震懾整個宗門。

兩道身影出現在宗門,縮地成寸,一閃一閃,身影如幻,很快來到大殿之內。

看著眼前這個皮膚有點坳黑、嘴唇外翻,捲髮,典型的東南亞人,說道:

“我便是葉凡,你找我何事?”

此人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一瞬間,彷彿被一座大山壓在腦袋上,麵色微變,但他要鎮定,道:

“我乃敏登圖前輩座下弟子佳萊恩,你屠殺我東南亞眾多弟子之事,我師尊欲要屠殺你,特意派我送來戰書。”

雙手奉上一封戰書。

葉凡拆開,看了一眼,很簡單的字眼:

“華夏葉凡,你屠殺巫神山聯盟之事,特此向你發出生死決戰的邀約,我會在上古遺址等你,你若來,我必斬你。——敏登圖。”

葉凡說道:“你回去告訴他,我會去應戰的。”

雲興朝急忙說道:“宗主,等等……”

拿起桌上五個信封,遞過去,說道:

“宗主,你先看看再說吧,不止敏登圖送來戰書。”

葉凡看了一眼,眉頭微微一皺,問道:“你喊我回來,就這事?”

雲興朝說道:“這還不是大事嗎?我雖然還冇看信的內容,但信封上已經寫清楚了,挑戰書,這是來自洪門的,這是來自雲巢宗的,這是來自落天宮的,這是來自雲蒼宗的、這是來自東南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