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也有些無語。

這些人紛紛送來戰書,這是要公開挑釁啊。

葉凡全部拆開,發現那位東南亞武者還不走,斜眼看去,說道:

“要我親自送你出去?”

那人急忙跑出去。

葉凡拆開信封,內容基本都是一樣的。

報仇、上古遺址一戰。

雲興朝的麵色凝重,葉凡倒是很平淡。

這些本來就是仇人,發來戰書也無所謂,遲早要有一戰的。

唯一讓他疑惑的是,這些人都不約而同的約戰在上古遺址之內,有些古怪。

“五叔在宗門嗎?”

“在的,我馬上喊他。”

“把餘嘉芸也喊過來。”

“是!”

冇多久。

王五和餘嘉芸來到大殿之內。

餘嘉芸看著葉凡的模樣、氣勢、氣息,都大為詫異,和以前有了巨大的變化。

甚至連自己的表姐楚明心都變得頗大。

內心也有些羨慕。

心中嚮往武道世界,希望成為一名武者,來到北鬥宗後,想成為一名修仙者。

葉凡把心中疑惑給他們說了,想聽聽他們的想法。

王五思考了一會兒,說道:

“宗主,你聽到訊息,你在萬朝城,殺了幾個天照宗的人?”

葉凡點了點頭。

“……額……”

雲興朝直接坐不住了,癱在椅子上。

招惹一個太初宗已經很麻煩了,現在又惹上天照宗。

這時。

又有人來了。

“宗主,有信,戰書!”

葉凡伸手,信封飄來,看了一眼,內容相差無幾,丟給副宗主看。

“東瀛國強者……”

雲興朝看著桌上的戰書,八方來戰,總有預感,戰書還會有。

“五叔,你繼續說。”

王五說道:“我是這樣想的,這些人不約而同的選擇在上古遺址,第一,你必須離開宗門。而且不輕易能趕回來,他們肯定會對宗門動手,如果是六上宗之下,我們還能應付,如今招惹上兩個六上宗,恐怕凶多吉少。”

“第二,修仙之法,北鬥宗乃是武道世界唯一的修仙宗門,這段時間、特彆是你,展現出來的修為、戰力都是震驚世界的,這對於每一個想要變強的武者來說都是極其誘惑的。”

“第三,很簡單,複仇,咱們的敵人不少,很多信封都是以個人名義送來的,這些強者都屬於傳說中的強者,至少破凡境、甚至入聖境、還有可能是入聖境之上。”

“以上,是我的觀點,至於利弊,宗主,你考量一下。”

葉凡點了點頭,他的分析很全麵,很到位,目光看向餘嘉芸,說道:

“嘉芸,你呢?有什麼想法?”

餘嘉芸一直在消化、在思索、剛剛也和旁邊的一位弟子打聽了北鬥宗目前遇到的困境,以及麵臨的敵人。

內心極為震撼。

不愧是葉凡,在世俗界,惹事不斷,來到武道世界,依舊樹敵無數。

忍不住吐槽,道:“葉凡,你這也太能惹禍了吧,到處都是敵人,也就你能有這麼好運,要是彆人,恐怕早就屍橫荒野了。”

“我對武道世界瞭解還不夠深刻,對北鬥宗的瞭解也不是很深刻,暫時冇什麼想法,不過我聽王五分析,很有道理,我認為你應該留守宗門,放棄這次的遺址之行。”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放棄是不可能放棄的,裡麵極有可能會存在仙蹟,而且這種上古遺址必定會有大量的寶物,天材地寶、修仙功法,神兵利刃,機不可失,必須得去。”

話音剛落。

又有人來了。

“宗主,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