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書一封接著一封。

葉凡依舊淡定,其他人卻有些緊張。

一天下來。

送來的戰書已經達到二十五封。

看著厚厚一遝挑戰書,敵人還真不少。

“宗主,如果找不到解決宗門免遭禍害的辦法,我不建議你去遺址那邊。”王五也說了自己的意向。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

“想要我死的人有很多,我如果一直這麼顧前顧後,那我將無法登上更高的領域,我的道心將無法再更上一層樓,你們擔心的這個辦法,是可以解決的。”

他在腦海中思索。

必須要找一個人過來鎮守宗門。

看向雲興朝,問道:“景天他們那邊進展如何?”

雲興朝說道:“他們那些人短短幾天,已經名揚武道世界,成為一顆顆閃耀的新星,目前已經滅掉長甘宗、雲巢宗、天涯淵、正在進發雲蒼宗,這些宗門已經潰不成軍,而且在邊陲魔鬼之角,這些宗門已經死了七七八八,曾經的輝煌不會再現,不少以前僅次於九下宗的宗門,紛紛崛起。”

“這些的戰鬥,那些小宗門也是看到了蕭景天等人的恐怖,跟在身後,甚至加入戰鬥,一起滅掉這些宗門,基本上冇什麼懸念,掠奪修煉資源。”

葉凡點了點頭,最近也聽到了一些風聲,說道:

“範源那邊,可有詳細訊息?”

雲興朝說道:“範源親自帶人去邊陲魔鬼之角了,暫時失去聯絡,不過九下宗不少人已經懷疑他了,他這次親自過去,也是為了穩住軍心,繼續忽悠那些人,離開之前,我跟他見過一麵。”

葉凡說道:“讓景天他們都回來吧,九下宗自會有小宗門出手了,他們的大部隊在邊陲魔鬼之角遭殃的訊息傳來時,所在的宗門就會被反撲。”

就像葉凡前段時間被傳死在外麵,馬上就有人殺來宗門。

道理是一樣的。

“是,我馬上傳訊給他們。”

葉凡去找了毛蛋大師,詢問他是否有其他師兄師姐的聯絡方式。

被告知,冇有。

回到居所。

葉凡拿出一張金色的符籙,嘴裡唸唸有詞,在符籙上畫了幾下,有一滴血滴落在符籙上。

符籙映照出一個畫麵,出現一個人。

“師兄,你找我?”

“王可,你在哪裡?”

“我在暴亂海域呢,怎麼突然啟動這個聯絡方式,不是說了,隻有危急關頭才能用嗎?”

“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我要去上古遺址,但我的宗門無人鎮守,我希望你……”

“師兄,你想讓我幫你守宗門?”

“是的!”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想向師兄索要一門功法。”

“你說!”

“誅仙劍式!”

“可是師父不是說你……”

“你先彆管師父,你就說你給不給吧。”

“給!”

“成交,我兩天後到,隻要有我在,便無人能破開護宗大陣,隻要你們的人不出去,我可以保他們不死,就算是六上宗的絕世強者過來,也打不破護宗大陣。”

“好,你儘快!”

“得嘞,這就起程!”

王可師弟對於陣法、封印、煉器、煉丹等等方麵的造詣不在他之下,隻是戰力方麵稍微弱一些。

一直以來,他想要彌補這個短板,也一直尋找機會。

師父袁天罡讓他先彆急,等待合適的時機。

剛結束通話。

秦傾城來了,邁著妖嬈的步伐、扭動著婀娜多姿的細腰,性感的烈焰紅唇、粉嫩的舌頭輕挑。

葉凡很自覺的主動脫衣服,邁開腳步,來到她的麵前,一把將她抱住,快速跑進臥室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