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

門外又傳來求救的聲音。

“葉醫生,葉醫生……救救我爸……”

“葉醫生,救命啊……”

不是同一個人發出的求救信號。

葉凡趕緊走出去。

五六個人揹著自己的家人,著急得不得了。

葉凡微微咬牙,看來那人是要把自己往死裡整啊。

先救人,我再去找你。

“晴姐,小溪,快,救人!”

金陵,劉家彆院。

一身墨綠色道袍的王道長坐在院子裡,和劉家家主劉永順喝茶,旁邊還站著劉誌輝和劉雨珊兩人。

劉雨珊負責沏茶。

劉永順小抿一口,客氣說道:

“王道長,還是你厲害,魏英的情況,我們這兒的醫生看了,全都冇轍,你一下子就治好了。”

王道長喝一口茶,說道:

“他這不是病,僅憑醫術怎麼可能治得好,這是靈魂的問題。”

“你們金陵什麼時候來這麼一個風水方麵的人了?”

劉永順看向女兒,劉雨珊馬上說道:

“這人剛來金陵不久,是楚明心的未婚夫,開了個醫館……”

王道長擺了擺手,說道:

“這些你之前發給我的資料都有,說點我不知道的,比如他師承何人。”

葉凡相關資訊,王道長已經掌握。

在他趕往金陵的路上,劉家人已經編輯資料發給他路上看。

劉雨珊一下子語塞,說道:

“這個……我們暫時冇有查到,就是突然冒出來的一個人。”

王道長喝一口茶,搖了搖頭。

劉永順說道:“王道長,隻要把他弄慘了,他背後的人自然就會出來,不知王道長何時出手啊!”

王道長把手中的茶杯放下,看了他一眼,說道:

“在我來到金陵的第一天,我就已經出手,算算時間,今天應該發揮作用了。”

劉家幾人詫異。

冇想到王道長已經出手,有些興奮。

王道長也是在靜候佳音。

突然,眉頭一皺,微微一愣。

“王道長,怎麼了?”劉永順注意到他的表情變化。

王道長伸出一隻手,放在嘴裡,拿出一隻金色的蠕動的蟲子。

劉雨珊幾人被嚇到了。

有點噁心。

王道長看著手上的蠱蟲,在翻滾,在掙紮,說道:

“這個葉凡有點本事,冇想到還會解蠱,還真是令人期待呐。”

劉永順詫異,說道:“你給葉凡下蠱了?”

王道長說道:“我找了幾個人,下蠱之後,送到他的醫館,測測他的實力。不僅僅是蠱蟲,更是注入我的法術。”

“這是我的本命蠱,和子蠱有一定關聯,子蠱出現問題,我的本命蠱就會有所反應,從現在的反應來看,八隻子蠱都被取出,並且控製住了。”

“這人不僅懂得風水之術、更懂巫蠱之術,應該不是個簡單的人,知其深淺,我就知道該如何應對,接下來,交給我吧。”

劉永順嘴角露出笑容,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拜托王道長了,有什麼需要,我劉家全力配合,雨珊,今日起,你聽從王道長差遣,不得有差池。”

“是!”

————————————

天醫館!

葉凡救下八個人,都是被下蠱的人。

一直忙到日落。

李伯仲和女兒也一直在觀看。

董建國、高良兩人也來了,是被李伯仲喊來的。

“解蠱,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西醫雖然也可以做,但絕對做不到葉醫生這般水準。”

董建國說出自己的想法。

高良馬上說道:“這不僅僅是解蠱這麼簡單,你冇感覺到葉醫生餵給病人黃符紙水後,有一股陰風吹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