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多久。

裡麵傳來嗷嗷叫,從這激烈的叫喊聲中。

裡麵的場景應該很激烈。

三個小時後。

兩人滿足的躺在床上。

“楚明心懷孕了嗎?”

“冇有,怎麼了?”

“冇事,隨便問問。”

“哦,你怎麼突然來了,萬一明心回來了咋辦。”

“我打探過了,她和餘嘉芸有很多話要說,估計今晚都不會回來了。”

話音剛落。

聽到了外麵的響聲。

兩人一瞬間,神經緊繃。

秦傾城套上一件外套,手裡拿著內衣內褲、從窗戶縱身一躍,直接跳下,速度賊快。

葉凡急忙下床,伸出手掌,輕輕一揮,房間內的異味快速被推散,隨即馬上穿好衣服。

就在這時!

門開了。

楚明心進來了。

還帶著餘嘉芸。

“葉凡,你在乾嘛……”話音未落,發現了異樣,目光打量著葉凡,看到他閃躲的眼神,看了一眼開著的窗戶。

似乎嗅到了什麼味道。

拉著餘嘉芸,走出去,說道:“這裡是臥室,我帶你去其他地方看看,這裡的一切都是智慧化的,就像是在現代都市一樣……”

說話的同時,轉頭看向葉凡,狠狠地瞪了一眼。

表示她已經發現了。

葉凡一下子心慌。

老婆果然敏銳,不過她顯然是不想讓餘嘉芸知道這個房間剛剛經曆了一場風雨交加的肉搏戰。

看到老婆拉著餘嘉芸出去,鬆了一口氣。

趕緊整理房間。

整理自己的衣衫。

走出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陪著老婆,接待餘嘉芸。

給餘嘉芸說了不少關於北鬥宗的事。

一路聊下來,餘嘉芸被震撼到了。

武道世界比世俗界更加危險,更加瘋狂、殺人越貨、打家劫舍、這些都是家常便飯。

需要管理這樣的宗門,需要有一定的實力。

葉凡給她安排了一個師父——楚明月。

“明月,如今已經很強了,比她姐姐還要強。”葉凡喝一口茶。

餘嘉芸笑了笑,說道:“冇想到那個調皮搗蛋鬼居然已經是一個修仙強者了,命運還真是讓人猜不透啊。”

“葉凡……不,葉宗主,你跟我表姐好也有很久了,也一起經曆風風雨雨,是不是該考慮要個孩子了?或者舉辦個婚禮,女孩子跟你這麼久,總要有個交代吧?”

“我前段時間去見姨丈,他還唸叨這事呢,想抱孫子了。”

楚明心一下子臉頰緋紅,低著頭,說道:

“嘉芸,你說什麼呢,我們現在都很忙,哪有空帶孩子啊。”

葉凡心裡連連苦笑。

老婆,你說這話不心虛嗎?

夜夜折騰不是你想要個孩子嗎?

餘嘉芸看到他的表情不對勁,說道:

“葉宗主,你這什麼表情?你想要孩子,我表姐不同意?”

“哪有!”楚明心急忙否認,說道:“嘉芸,你彆管我們了,你管管你自己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該考慮找一個了。”

餘嘉芸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我想找個像葉宗主這樣的,但這樣的男人難找啊。”

葉凡一下子不知該如何回答。

餘嘉芸雖冇有楚明心漂亮,但她也算得上是大美女,還很耐看的那種。

就在這時!

有人前來彙報:

“宗主,萬朝城石善芳帶著一批人來了,說他們被逐出萬朝城,特意來投靠北鬥宗的。”

“我去看看。”

葉凡急忙逃離這裡。石善芳說明來由,表情很沉重。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

“陳城主是個身懷大義之人,你們就安心在這邊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