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在第六天,等來了一封戰書!

“宗主,這是第幾封戰書了?”

禿鷲走過來,看著一遝戰書,有些無奈的說道。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二三十封吧,冇具體數,反正內容基本一致。”

“約戰遺址,大概率想要攻打宗門,宗主,可有破解之法?”

話音剛落。

馬上就有人來報:

“宗主,外麵有一個自稱是您師弟的人,說要見你,他叫王可。”

葉凡看了一眼禿鷲,站起來,說道:

“破解之法來了,走,咱們一起去門口迎接。”

兩人來到門口。

看到一個身穿道袍、手拿拂塵的青年男子,有幾分仙風道骨,揹著一個竹簍,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

“王可!”

“師兄!”

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

“師弟呀,你這些年都去哪裡了,我一直都想死你了,每天晚上都夢見你來找我,可你偏偏不來。”

“要不是我特意找你,都見不著你,我還以為你客死他鄉了呢。”

“嗚嗚嗚,想死我了,師弟,你瘦了,是不是在外麵被哪個寡婦榨乾了啊……”

“……”

王可一把將他推開,白了他一眼,說道: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才被寡婦榨乾呢,師姐呢?我聽說林師姐跟你在一塊。”

“哈哈哈,王可師弟,借我一拳!”

爽朗的笑聲傳來。

伴隨而來的是一個巨拳,拳勢滔滔,奔騰而來,宛若驚雷。

葉凡急忙帶著禿鷲等人離開,將他們護在身後,以免被波及。

轟隆一聲巨響。

地上飛沙走石,一個大坑出現在宗門麵前,引起了極大的動靜。

不少人紛紛過來觀望。

隻見巨坑之下。

身穿道袍的王可手握兩個封印,安然無恙的站立著,渾身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暈,連衣服都冇有臟。

“這人是誰啊?居然直接抗下了林前輩的一拳,毫髮無損。”

“好強的道士,難道是天師府的人?”

“說不定是港島的人呢。”

“……”

眾說紛紜。

“師弟!”

“師姐!”

兩人緊緊相擁。

眾人驚呆。

居然是師姐弟,那麼跟宗主不就也是師兄弟了?

林溫柔打量他的身體,捏了捏他的臉蛋,說道:

“師弟,你瘦了,臉上都冇肉,不會是被哪個老妖婆吸乾了吧?”

“你……”王可直接無語。

師兄說寡婦,師姐更過分,直接說老妖婆。

葉凡走過去,說道:

“彆在這兒站著了,走,喝酒去。”

“禿鷲,去拿我的好酒過來。”

“走,喝酒去,這次我一定把你喝趴下。”

“在師姐麵前說這種話可是會付出代價的哦,彆又睡廁所,我可不靠近你……”

三個師姐弟走進去了。

師姐弟三人一醉方休,時不時傳來哈哈大笑。

楚明心和秦傾城也進去陪酒,兩人的酒量在三人麵前根本不夠看,很快便敗下陣來。

三人宿醉。

副宗主、蕭景天等人輪番上陣作陪,無一例外,都敗下陣來。

三人醉醺醺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

三人直接在原地睡去。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三天的中午。

“喝酒誤事!”

葉凡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抬腳,快速踢兩腳,將兩人踢飛,橫飛的途中醒來,嘴裡咒罵葉凡。

“葉凡,你奶奶個熊的……”

“師兄,你好好叫我醒來不行嗎?我可是來幫你的,你就這樣待我?”

兩人在空中翻騰,終於站穩。

葉凡不理會兩人,走去大殿,馬上讓副宗主召集高層,召開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