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出發,陸長老,清點人數。注意交代細節。”

“是,宗主!”

“蕭景天,你們屬於先驅,注意安全,關於細節,我就不多說了,咱們一起並肩作戰這麼多次。”

“宗主,不必多說,我們都懂。”

“顧隆……”

葉凡點將,吩咐一些事項。

整個宗門的人都非常興奮。

葉凡也將訊息傳給寧舊澗,還未得到寧舊澗的反饋,卻收到了萬朝城的事。

萬朝城遭殃了。

昨晚一夜之間,遭遇了重創,天仙境武者近乎死絕,整個宗門死傷過半,到處都是屍體,到處都是流血。

葉凡一下子愣住了。

“陳城主可還活著?”

“還活著,不過也受傷了。”

現場的氣氛有些凝固。

萬朝城和北鬥宗關係一直不錯,這次的事件,葉凡有很大的責任。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

“武護法,你去通知石善芳,但一定要攔住,彆讓他們去萬朝城。”

“是!”武建華轉身離去。

葉凡看向副宗主,說道:“副宗主,寧舊澗的人若來了,你跟他們溝通,我去一趟萬朝城,師弟,你跟我走一趟。”

兩人快速離開了。

一路狂奔。

當靠近萬朝城時,遠遠就聞到血腥味,越靠近,血腥味越濃。

來到城牆之下,看到城牆上有很多血跡,還有屍體橫陳。

走進城內。

到處都是屍體,酒樓、商鋪都被打爛,屍體橫陳,血液早已凝固,整座城池陷入了死寂,彷彿冇有了生機。

“護宗大陣被破了!”

王可環顧四周,緩緩說道。

看不到一個活人。

到處都是流血,高樓大廈都被打爛,變成廢墟。

兩人直奔城主府。

這裡的戰鬥也很激烈,奢華的城主府已經變成廢墟。

“葉宗主……你是葉宗主……”

一位重傷武者微弱的聲音喊道。

葉凡急忙過去,攙扶著他,說道:

“城主他們呢?”

“裡麵,應該在裡麵。”

在這位傷員的帶領下,終於見到陳城主等人。

所有人都重傷了,都在各自療傷。

“陳城主,你們……”

雖然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看到眼前的慘狀,還是有些被震撼到的。

陳恒銘重傷,正在療傷,算是保住了性命。

“葉宗主,你來了,冇給希月她們說吧?彆讓她們知道,我擔心他們會做傻事。”陳恒銘的目光掃視其他人,歎了口氣,說道:

“不滅宗,已經是大幸,隻要我們不死,我們還可以再次崛起。”

萬朝城之所以不被滅宗,那是因為從萬朝城嫁入天照宗的女子求情了,也算是有幾分薄麵。

葉凡帶著歉意,說道:“我的原因,你放心,我不會放過天照宗的,就算是六上宗又如何,待我殺上去,殺他個片甲不留。”

若不是葉凡在萬朝城殺人,天照宗也不會遷怒過來。

突然!

“葉凡,都是你,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殺了天照宗的人,我們萬朝城怎麼會遭此劫難。”

“葉凡,你要對我們進行賠償,你殺了人,拍拍屁股走人,我們卻要承擔後果,我恨你。”

一位武者站起來,指著葉凡,大聲開罵。

“閉嘴!”陳城主訓斥一聲,一股磅礴的大勢壓製,說道:

“我早就看不爽天照宗那些人的做法,以後,咱們靠自己,不依靠天照宗。”

看向葉凡,說道:

“葉宗主,我希望這次去遺址,你能帶上我們萬朝城的部分人一起去,我相信你。”

葉凡點了點頭,對於那人的謾罵,並冇有反駁,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