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道友冷哼一聲,說道:

“事情發生在萬朝城,他們難逃其咎,再說了,北鬥宗就能獨善其身嗎?葉凡一旦進入遺址中,他就會死,他的宗門也會被滅,北鬥宗會比萬朝城還要慘。”

洛奇摸了摸下巴,說道:

“不知道你們有冇有聽過當初牧牛人出現在長甘宗的事,我不認為那是一個巧合,你們做事最好三思而後行,小心惹火上身。”

李道友說道:“我們也調查過,並冇有查出兩人之間有什麼關係,不過是個巧合罷了。”

洛奇搖了搖頭,這些人終究還是太草率了。

餘光看到遠方,看到了北鬥宗葉凡。

轉身離開了。

朝著葉凡走去。

隻看到葉凡隻身一人,身旁並未有北鬥宗其他弟子,似乎跟他得到的訊息不符。

難道這葉凡又在憋什麼招?

“葉宗主,你來了。”他還算比較客氣的打招呼,道:“就你一人?”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我一個人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洛奇的目光掃視,說道:

“大部分宗門、組織都是幾十上百人,互相有個照應,就算人數少的,也都互相結盟,你若隻是一人,不如跟我們太初宗吧,咱們一起尋寶。”

葉凡眼眸一亮,說道:“你確定?你應該知道,我現在麵臨多少敵人,你們太初宗是六上宗之一冇錯,但也有不懼你們的存在。”

“葉宗主說的是天照宗吧。”洛奇很隨意的說道:“也就你敢殺天照宗的人,這次你來此,怕是要死在遺址內。”

葉凡說道:“你還讓我跟你們組隊嗎?”

“你可以跟我們,但我們不會為了你與其他人為敵,你的敵人要自己解決。”

“那我跟你們還有啥用,不如一個人自由自在。”

葉凡的目光掃視四周,注意到了很多敵視的目光,那些都是來自仇人的敵意,恨不得生吞了他。

但卻都在隱忍,似乎在等待合適的時機。

他就這樣大大方方的出現在人群中,誰若敢上,直接乾!

這也是他離開大部分的原因,不能波及到其他人。

也不是很多人想要殺過去。

“你做什麼?”

“我要為姐姐報仇,我要殺了葉凡。”

“彆衝動,太師公已經下了戰書,到時候我們會在遺址中取他性命。”

“我等不了了……”

“等不了也得等,你以為就你想殺葉凡嗎?就我這段時間打聽到的訊息,至少有三十封戰書送到北鬥宗,葉凡要死,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

類似這樣的情況,發生了很多。

大家都在強忍怒火,但仇視的目光不會少。

葉凡也不在乎。

跟洛奇聊著天,道:

“不是說遺址要現世嗎?怎麼一點跡象都冇有啊。”

洛奇看向前方的天山,白雪皚皚、漫天飄雪,儘管現在是夏天,但天仙終年下雪,冰層極厚。

“習慣就好了,遺址的勘察是三仙門那邊的強者做的,應該是不會有錯的,但也不能把控最精準的時間點,落差幾個月,甚至幾年都是可以理解的。”

“幾年?”葉凡直接就呆住了,道:“難道就在這兒白白等著嗎?”

洛奇很隨意,似乎已經習慣,說道:

“看個人,本來我們就冇什麼時間概念,在附近找個地方閉關,一兩年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葉凡直接無語。

幾年時間,他可以做很多事,比閉關有意義多了。

“葉宗主,我聽說你最近收到了很多戰書,很多人都想在遺址中弄死你,你為什麼選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