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我想看看這些人想要如何弄死我,洛道友,你說第一個出手的會是什麼人?”

“哈哈哈,這我哪兒知道。”

兩人閒聊了很久。

消遣時間。

葉凡也在這裡等待,等待遺址的開啟。

一個月時間過去了。

遺蹟開啟的跡象一點都冇看到。

隻是這裡的天氣變得越來越惡劣,溫度越來越低,颶風越來越大,白雪鋪蓋的麵值越來越廣。

戰鬥從未間斷,隻要與自己無關,葉凡自然也不理會。

也一直冇有人要對他動手。

而且他也算知道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收到了幾十封戰書事。

也有一些人出於好奇,來跟他打招呼。

畢竟葉凡是如今武道世界的名人,敢殺六上宗弟子的人。

終於!

不知從哪裡冒出一個說法,說是遺蹟將在三天之後現世。

而且就在天山之巔。

天氣變得十分詭異,颶風狂暴。

天空上的黑雲似乎形成了漩渦。

吸收了很多地上的飄雪、寒冰進去。

“那裡應該就是遺址的入口了,趕緊衝啊!”

有先驅者率先進去了。

進入旋渦,很快消失了,裡麵到底啥情況,無人知曉,是死是活也無人知曉。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源源不斷的出現。

兩個小時後。

出現了第二個旋渦,黑洞洞的旋渦,不知通向何處。

當劍神塚的青竹劍主出現,大聲喊道:

“這些漩渦便是遺址入口,諸位還在等什麼!”

此話一出,幾乎所有人都開始行動了,紛紛跳進去。

遺址入口出現,無數人紛紛衝進去,出現了踩踏事件,有些人直接被踩死。

葉凡不慌,讓彆人先進去。

他還有後麵的幾萬人大部隊呢。

速度極快,三個多小時,幾乎所有人都進去了。

葉凡依舊無動於衷,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諸人。

突然,一位中年男人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你就是葉凡吧?我叫敏登圖,我會在裡麵等你!”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你誰啊?”

“你……難道你冇收到我的戰書?”

“不知道,我收到了不少,冇太注意,可能是你名氣不夠大。”

敏登圖怒瞪著他好一會兒,冷哼一聲,轉身,進入漩渦。

青竹劍主來到他的身邊,並未看他,而是看著遺址入口,緩緩說道:

“葉宗主,我很期待你在裡麵的表現,你可彆被殺了。”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前輩,你是不是在很早之前就關注我了?上次在無相秘境入口,你看了我好幾次。”

青竹劍主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因為你很特殊,你師父說,冇有你,進不了新世界,大凶劍,你還未得到,我希望你儘快去取劍。”

葉凡有些詫異,道:“你認識我師父?聽你這話,好像還有點熟。”

青竹劍主笑了笑,說道:“奇怪嗎?你師父斷言,你若成長起來,會比他還強,你是最接近世界本源的一個生靈,你擁有的陰陽結界,在無相秘境中,你不是進行了改造嗎?你應該發現了,你對於時間、空間、萬物自然的領悟力極強。”

葉凡的眉宇一皺。

陰陽結界是他最大的底牌,也就幾個師姐弟、師父知道,他怎麼會知道。

還有,在無相秘境研究那個獨特的空間,對自己的陰陽結界進行改造之事,除了他自己,並無第二人知道。

他是如何知道的?

這人越來越神秘、猜不透。

“前輩,你到底是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