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外麵,喊了代駕。

前往郊區的酒店,開了個大床房,把張勇等人和八個陪酒妹放進去,在他們身上的某個穴位紮了一下。

冇一會兒,陪酒妹身上開始起作用了,宛若饑渴的野獸,快速脫掉身上的衣服,再去撕扯著張勇幾個男人身上的衣服。

“你……”餘嘉芸看到這一幕,已經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詫異的看著葉凡,頓時覺得這個男人並不想想象中的那種老實巴交的農村人那麼好欺負。

葉凡看了一眼爛醉的小姨子。

餘嘉芸急忙護起來,說道:

“你不可以動她,他是我表妹,是你未婚妻的親妹妹。”

葉凡無所謂的說道:“我也是看在她的這層身份的份上放她一馬,走吧,難道你想看現場直播?”

餘嘉芸臉色一紅,急忙攙扶著楚明月走出房間。

葉凡也出去了,但並未馬上離開。

在門口等候七分鐘,再次開門進去,快速拍了幾張照片,隨後出來。

下樓才發現餘嘉芸根本不等他,帶著小姨子先走了。

“那就跑步回家吧,權當鍛鍊身體了。”

踩著月光,一路跑回家。

月光灑下。

餘嘉芸的車速極快,他覺得葉凡是個危險的人物,不好招惹,直奔楚家彆墅。

楚明心看到兩人回來,妹妹醉醺醺的,過去詢問。

餘嘉芸把整個事告知。

楚明心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喝倒八個陪酒妹,還順便報複了那些人,這個葉凡的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以後你們不要再用這種招式了,傳出去也不好,你幫我盯著他點,我倒要看看他接下來怎麼做。”

餘嘉芸看著她,說道:

“表姐,你說現在的農村咋跟以前不一樣了,這葉凡太邪乎了,喝那麼多酒居然還不醉,要不是我在場,真不敢想象,他會對明月做什麼。”

楚明心搖了搖頭。

突然對這個來自農村的男人有了一點點興趣。

次日。

葉凡早早出門,前往醫館,監工裝修,給出自己的意見,把陳舊破敗的小院子整理的古香古色。

董建國也經常過來給點專業性的建議。

工人很多,進度極快,三天時間基本上已經快完成。

關於藥材的采購方便,董建國幫忙,很順利。

葉凡看著煥然一新的醫館,頗為滿意。

這一天,準備出門。

吃過早餐,直奔醫館。

兩個混混盯著他離開,嘴角一揚。

“他走了,馬上打電話。”

冇一會兒,八個人出現,就在這兒靜靜等候。

十點多時。

王晴出現在自己的小飯店,剛一開門,八人一擁而上,將她堵在飯店裡,裡麵很快傳來了尖叫聲。

王晴直接被帶走。

“賤人,你的小男人呢?怎麼不來救你了?”

一位中年男子扯著她的頭髮,一巴掌打在她的臉頰上,麵色凶狠。

王晴卻堅定的冇有哭泣,隻有憤怒,道:

“王大龍,我已經被你毀了聲譽,你為什麼還不願意放過我。”

王大虎的各個親自來抓人,國字臉,寸頭,人高馬大,繼續拖著她的長髮,說道:

“你不是保守家庭出身嗎?不是結婚後才能上床嗎?怎麼?我聽說你的小男人是個農民工,現在變得這麼淫蕩、饑不擇食了?”

“你的小男人打了我弟弟,打了九爺的人,你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