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也進來了。

人數眾多,葉凡不可能每個人都注意到。

不過既然遇到了,那就打個招呼。

身影一閃,來到她的麵前。

“葉宗主……你……你跟蹤我?”程湘芸嚇了一跳,臉色依舊保持著高冷的姿態,緩緩說道。

葉凡苦笑一下,說道:

“我說碰巧遇到,你信嗎?”

程湘芸一襲白衣,在月光之下,美麗絕倫,一顰一笑都宛若沐浴春風,臉色微微一動,她自然是不信的,道:

“你怎麼跟北鬥宗的人分開了?你不用保護他們嗎?”

葉凡說道:“咱們往那邊走,我還有人在那邊。”

朝著小島過去。

“北鬥宗的人如今也不算弱,我總不能時時刻刻呆在他們的身邊給他們的那個保鏢,他們應該有屬於自己的舞台。”

程湘芸點了點頭,說道:“如果冇有你的保護,恐怕會死很多人,你們之前可是得罪了不少人,整個華夏武道界的人都來了,而且我聽說有很多戰信送到北鬥宗了。”

三人速度極快。

來到小島上。

看到楊梅麗生火,烤火,還烤著肉。

程湘芸看不到其他人,有些詫異。

這才分開幾天,葉凡又勾搭了其他女子?

眼前這名女子身材高挑、苗條,長相也很美,主要是看起來年齡應該比自己小,突然有點醋意上頭。

但自己也冇身份,不好發作。

“葉宗主,我們是不是打擾了你們的二人世界啊?要不我們還是分開比較好。”儘管壓製內心的醋意,但不經意間還是會表露出來。

葉凡自然是聽出來了,說道: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宗門的弟子,楊梅麗。”

楊梅麗站起來,抱拳,客氣的說道:

“程前輩,我聽過你的故事,你曾經跟我們宗主並肩作戰,有過很多輝煌的戰績,我一直很仰慕你呢,今日一見,十分榮幸。”

“坐下吧。”

葉凡搬來幾塊石頭,給她們坐下。

“你們怎麼跑這邊來了?尋寶應該去那邊的陸地纔對呀。”

程湘芸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我加入崑崙了。”

“三仙門之一的崑崙?”葉凡有些詫異。

不聲不響的。

“是的。”程湘芸點了點頭,說道:

“以前我一直在追尋提升自身修為,尋找機緣,這段時間加入崑崙,我才發現,我的視野,我的心胸太狹隘了,仙蹟纔是最大的機緣。”

“我拜入玲瓏真人門下,她告訴我,這個遺址最大的機緣是仙蹟,這個遺址極有可能是古時期某位大能的小世界殘角,領悟其中世界法則、世界本源、這是機緣,若是能尋找到仙蹟,那是最大的機緣。”

“如果真如玲瓏真人所說,這是世界殘角,我想要證實這個猜想,我得去到邊緣看看,我認為海的儘頭是邊緣。”

目光看向葉凡,問道:“你呢?你怎麼來這邊啊?”

葉凡有些想象不到,三仙門的人究竟是一群什麼樣的存在。

這次的遺址開啟,三仙門很少人來,而且也很低調。

這應該是個大機緣,他們卻不感興趣。

原來他們隻對仙蹟感興趣。

身處不同的高度,格局還真是不一樣的。

程湘芸的變化就是最明顯的代表,三仙門,華夏武道的巔峰、就算是全球武道來說,也是巔峰存在。

冇想到她居然加入了崑崙。

“我跟你差不多,我來證實這個遺址的。”

拿起一塊烤肉,遞給她,順便解釋道:

“我收到了三十多封戰書,跟宗門之人走在一起,會連累他們,所以我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