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來的速度極快。

快要靠岸時,遇到了一批人在海裡打架。

周圍的海水已經被鮮血染紅。

葉凡直接無視,這些都跟他無關,自己的仇人已經夠多了,就不再招惹了。

“葉宗主,你們北鬥宗欠我一條命。”

突然一位婦人看向他,投來求助的目光,繼續說道:

“一個月前,你北鬥宗弟子被天照宗幾名弟子埋伏,是我救了他們,我希望葉宗主來還這個人情,我知道你很強。”

葉凡停下腳步,身影一閃,出現在戰場上,站在婦人身前,看著敵人殺來一刀,輕輕抬手,兩指夾住長刀。

輕輕掰動!

呯!

長刀被折斷,隨手一扔,夾在兩指間的刀尖穿過敵人的心臟。

解決了!

婦人看到這一幕,又驚又喜,說道:

“多謝葉宗主救命,還請葉宗主救其他人。”

葉凡說道:“你們是什麼人?對方又是什麼人?”

婦人雙手抱拳,說道:“在下陳玉瑩,乃是九下宗之一道盟七長老,對方是棒子國的武者、他們想要搶奪我們的寶物。”

道盟?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

原本的九下宗已經破破爛爛,道盟崛起,成為取代者,成為新一代九下宗之一的宗門。

冇想到這麼巧,會遇到。

對方是棒子國的武者。

葉凡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感。

這些人都不是很強,最強的也就是天仙境。

葉凡的身影快速閃爍,腳踏海麵,如同鬼魅,穿梭在戰場之中。

噗噗噗……

“不……”

“為什麼……”

幾十個人被葉凡抹殺,毫無懸念。

還有幾個宗師逃了。

那隻是葉凡不想殺而已,太弱了。

道盟諸人來到葉凡麵前,身上都負傷,抱拳,道:

“多謝葉宗主出手相救!”

葉凡擺了擺手,來到陳玉瑩身邊,說道:

“你說你救了我北鬥宗弟子,到底怎麼回事?如今這遺址的情況如何,你給我說說,有些人需要收拾了。”

陳玉瑩擦掉嘴角的血跡,說道:

“我聽聞在未進遺址之前,就有人向你挑戰,最近幾個月,一些強者一直在尋找你,但找不到,隻要看到北鬥宗弟子就直接屠殺,很多宗門對北鬥宗弟子進行追殺,如今的北鬥宗弟子在遺址內,隻能隱藏,根本不敢露麵。”

“我那次施救,也是巧合,我們本身也不強,但如果不出手相救,我們也會死,如今我們也得罪了天照宗,我們也成了被眾多宗門追殺的對象。”經過簡單瞭解,如今的遺址已經成為一個站隊分明的戰場。

六上宗各自為營,同時有不少宗門依附在他們身上,為他們衝鋒陷陣,當炮灰,當然,也有一些不依附的,比如北鬥宗和寧舊澗。

國外武者則是以國家或者地區結盟,形成一個團體。

“我明白了,北鬥宗得罪了天照宗,六上宗冇有一個敢和北鬥宗結盟,我們隻能捱打。”葉凡稍微捋順了,說道:

“你們道盟因為得罪了天照宗,被落天宮驅逐,如今也跟北鬥宗一樣的遭遇。”

陳玉瑩說道:“差不多就是這樣,不過我看你們北鬥宗和寧舊澗最近在跟北極熊國的武者接觸,或許能達成結盟。”

葉凡的腦海中出現了北極熊國,這個國家被稱為戰鬥民族,基本實行了全民武修,在戰力方麵,壓製著歐洲大部分國家。

屬於一個極為強悍的存在,一般人還真不敢招惹。

“如果你們願意,可以跟我北鬥宗結盟,你們道盟的領頭人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