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突然殺出來的是神龍組的人,而且實力也不弱。

衝在最前麵的居然是一位入聖境級彆的強者。

“神龍組?你們果然是暗藏後手,終於忍不住要對我們出手了嗎?”一位老頭手持一把平直長刀,冷哼一聲,道:

“我洪門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給我殺!”

手中長刀爆發出極強的刀威,縱身一躍,一身乾癟的皮膚逐漸充盈起來,頓時變成一名青年,英姿颯爽。

刀芒怒斬,斬破長空。

鏘鏘鏘……

無儘的星火照耀,一刀一劍相碰,周圍的空間激盪起層層漣漪。

下方諸人也開始陷入混戰。

兩位入聖境初期的武者片刻之間,已經過了幾十招,不分伯仲。

“嗯?這是……北鬥宗的人……”

“那是葉凡……他是葉凡……”

洪門的人注意到了。

也看到葉凡。

洪門的入聖境武者瞥了一眼北鬥宗弟子殺過來的方向,瞬間傻眼,他的眼前出現了一道身影,已經近在咫尺,躲避不及。

噗!

一把尺子從他的背部穿過心臟部位。

鮮紅滾燙的鮮血狂飆而出,染紅了烈日的陽光。

“你……你就是……葉凡……”

他不甘心,扭頭看去。

看到年輕俊美的臉龐,居然實力已經碾壓在他之上,難以置信,充滿不甘。

葉凡隨手一甩,將他的甩飛,身軀也被劍芒切成兩邊,鮮血橫流,砸向兩個方向。

神龍組這位入聖境直接被怔住了。

以前一直聽聞關於北鬥宗宗主葉凡的傳聞,今日一見,果然凶猛,是個狠人。

葉凡俯視看去,洪門弟子足有五千之多。

輕輕一揮手,下方的草木、石子、樹枝等等東西漂浮起來,充滿了利刃鋒芒,彷彿化成刀刃。

“誅仙劍式第一式——草木皆兵!”

無數的草木、石子化作利刃鋒芒,斬落。

刺穿敵人的殺勢,斬殺一個個敵人,對於他來說,不費吹灰之力。

這場戰鬥,因為他的加入,變得毫無懸念。

但還有更多戰鬥在等著他。

“宗主……”

“是宗主來救我們了。”

“……”

北鬥宗弟子們很是激動。

宗主消失了幾個月,還有傳聞說宗主遭遇不測了。

葉凡緩緩落地,踩在地上的血跡上,輕輕一揮手,吸引周圍的天地靈氣,注入這些人的身體中。

“我來遲了!”

看著他們充滿疲憊的臉龐,還有滿是血跡的身軀,肯定受了不少苦。

陸文超如今是一個青年男子的模樣,說道:

“宗主,這些都是我們應該承受的,我們不能總在你的羽翼下活著,隻要冇死,我們就還可以繼續戰鬥。”

葉凡點了點頭,並未多說。

“葉宗主!”

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是青龍!

他滿臉笑容的走過來,身旁還有蒼龍,隻是蒼龍不曾言語。

“葉宗主,好久不見,你的修為越來越深不可測了。”青龍滿滿的羨慕,想起曾經還一起並肩作戰,如今拉開的距離越來越大。

葉凡看了他們一眼,說道:

“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青龍說道:“兩個月前,這次我們來此有兩個目標,第一個自然是曆練尋寶,第二個則是洪門,在外麵,規則太多,但是在遺址,我們無所顧忌,他們自然也不會顧忌我們的身份。”

葉凡不想知道更多神龍組的計劃細節,說道:

“行,咱們各自有自己的目標,那我們就此告辭了。”

“葉宗主,等會兒!”說話的是入聖境武者,來到葉凡麵前,緩緩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