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叔,你怎麼來了?”

李伯仲之女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眼神有些不善。

來人正是李家排名第四的李伯鬆,在家族中和李伯仲站在對立麵。

大家族的鬥爭從來都是不可避免的。

李伯鬆走上前,邊走邊說道:

“我怎麼就不能來?難道就允許你們父女二人為奶奶尋醫,博得爺爺的好感,我這個作為兒子就能嗎?”

看向葉凡,稍微打量一下,說道:

“葉凡,最近金陵名氣很大的醫生,連敗賀家數位年輕人,但你要記住,你擊敗的隻是賀家的年輕人,你連賀德孔都不敵。”

“賀德孔曾給我媽看過病,他無能為力,他爸爸賀城坤也看過,稍微有點本事,但也不敢說治癒,你覺得你可以?”

葉凡覺得自己很無辜。

你們家族間的爭鬥,為何要把我牽扯進去呢。

我本無意,可你居然在質疑我的醫術,這就不能忍了。

我鬼手天醫的醫術豈是你隨隨便便就能質疑的?

“你是誰啊?想是瘋狗一樣,進門就亂叫,你以為這是你家嗎?”

葉凡纔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開懟。

“賀德孔、賀城坤治不好,隻能說明他們的醫術水平不行,你拿我的醫術水平跟他們相比,那是對我的侮辱,因為他們不配!”

“在我鬼手天醫麵前,你可以質疑我的人品,但不可以質疑我的醫術,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變成我的病人?”

“年紀大了,要懂得節製,你昨天就到金陵了吧?昨晚玩得很嗨吧?還一人玩倆?小心精儘人亡。”

“還有,要注意衛生,做完了,要洗澡再出門,彆帶著那麼濃的香水味在身上,不然容易被人誤會,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娘炮呢。”

“你有老婆嗎?你老婆要是知道你在外麵一次玩兩個,他會不會趁你睡覺時,拿剪刀剪掉你的小**呢?”

葉凡的語速很快,步步緊逼過去。

氣勢完全碾壓回去。

弄得李伯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特彆是葉凡後麵的話,直接戳中他的痛點。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來到這邊,自然是要享受一下。

昨晚折騰太累,醒來的晚,冇來得及洗澡就趕緊出門辦事。

“你……你……”李伯鬆一下子語塞。

李伯仲突然有種爽感。

他的女兒更是心理爽翻了。

這醫生的嘴也太毒了吧。

從來冇人敢這麼懟四叔,今天四叔踢到鐵板了。

碰到個不怕死的。

“你什麼你啊?”葉凡再步步緊逼,他隻能步步後退,臉色陰晴不定,葉凡炮語連珠,繼續說道:

“你個娘炮,陰陽人,以後再敢質疑我的醫術,我讓你變成病人。”

撲通……

李伯鬆被青磚絆了一下,直接跌坐在地上。

滿臉細汗。

腦子一下子被罵短路。

怒火瀰漫,卻不知該如何發泄。

從未有人敢這麼懟他。

董建國來到葉凡身邊,小聲說道:

“葉醫生,你這也太粗魯了吧,他可是李家四子,剛剛這兩位說的你也聽到了,他們撲滅楊家都是分分鐘的事,你得罪他冇好處。”

“呔!”葉凡擺了擺手,說道:

“我這不是有這兩位給我撐腰嗎?李先生,你給的承諾,我雖然不是很滿意,但是這人質疑我的醫術,讓我很不爽,我想問一下,如果我能治好你媽媽,你能不能打他五十大板啊?”

“……”李伯仲一下子有些懵!

打五十大板?

這是什麼懲罰?

像古代那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