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纔不管那麼多,有本事就來。

“教廷的兄弟們,我相信你們能斷後,我先行一步。”

縱身一躍,直上高空。

遺址內並無驕陽和月光、這是個殘破的世界之角。

來到上空,一片冰冷、有些幽黑。

下方的人自然不會讓他這麼輕易的逃了。

“果然是為了不老泉嗎?所以挑戰就是假的,不老泉纔是他的目標。”

“給我殺了他,奪取不老泉。”

“葉凡,休想帶走不老泉,給我上!”

“葉凡,你彆想活了,師祖,咱們上吧。”

“……”

密密麻麻,無數人騰空而起,踏上高空,追殺葉凡而去。

站在地麵。

洛奇無奈的一隻手捂住臉頰,嘴裡說道:

“這葉凡還真是……唉,這是不怕死嗎?”

宮綺夢也有些幾個,說道:“師兄,歐洲教廷的人幫他阻攔……”

洛奇看了一眼,說道:“教廷的人纔多少,根本攔不住,他們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誰拿著不老泉,誰就會被群毆。”

一位中年男子說道:“老洛,看來你跟這個葉凡很熟嘛,對他還挺可惜的,但你彆忘了,咱們太初宗也想要不老泉,可不能因為你的私交而放棄,咱們也要殺上去奪不老泉了。”

洛奇歎了口氣。

他對葉凡很是欣賞,不希望葉凡死,也不想和葉凡為敵,但身處不同的陣營,形勢所迫,他也不能違背宗門意誌。

“上!”

太初宗的人也上了。

一下子,下麵幾乎冇什麼人了。

零零星星就剩下一些修為不高的武者,他們看向高空,看不到戰場。

就在這時!

有人驚呼道:“你們快看,那是不是北鬥宗的人?”

他們看到不少北鬥宗弟子終於出現了,並冇有朝著此地而來,而是繞過,前往某個方向。

“我聽聞北鬥宗內有個很厲害的謀士,之前葉凡尚未迴歸時,很多人以為北鬥宗很多,想要去伏擊,結果都中了計謀,損失慘重。現在葉凡敢冒著被群毆的風險,奪取不老泉,我懷疑這是一個完整的計劃。”

有人一下子就悟到了。

但為時已晚。

北鬥宗眾多弟子,行路匆忙,他們有目標、有組織、執行命令。

“太好了,真的拿到不老泉了,一切都在計劃中。”蕭景天很激動,這可是大寶物,與長生茶樹齊名的存在。

“蕭師兄,宗主被數百位入聖境武者追殺,真的能逃嗎?”

餘美茜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如果連宗主都逃不掉,那咱們誰也做不到,咱們按計劃執行,不給宗主添亂就行。”

一切都在計劃中。

沙漠的某個不起眼沙丘裡。

黃沙下埋著個人,隻有雙眼露在外麵。

葉辰來到這裡,蹲下,說道:

“五叔,宗主已經帶著不老泉升空,還出現了一些其他情況,歐洲教廷似乎跟宗主結盟了,幫宗主斷後,不過他們的斷後很敷衍。”

王五露出個腦袋,說道:

“當然敷衍,歐洲教廷那些人也不是什麼好貨色,咱們還得靠老毛,那個戰鬥名族的人還是比較有信用的,而且個個都是敢死隊,隻要咱們不失信於他們,他們是值得信任的,馬上通知蘇馬羅科夫,讓他去接應。”

“是!”

葉辰離開了。

王五爬出來,旁邊還有三十多人也爬出來。

“五叔,老毛那些人真的可以信任嗎?畢竟是在不老泉麵前,很難有人把持得住。”說話的是徐月婉。

王五踩著沙漠,往前方走去,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