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冇多想,說道:“葉醫生,你若真能治好我媽媽,我覺得應該是可以的。”

看向癱在地上的人,說道:

“四弟,為了媽媽的病,我想你應該願意接受的吧?”

李伯鬆爬起來,滿臉怒火,大聲說道:

“哼,二哥,彆以為就你知道討爸媽歡心,咱們李家誰不是在外麵尋醫,我這次來金陵也是尋醫。”

“我找了賀城坤,金陵賀神醫,你以為這個小子能和他比嗎?天真!”

李伯仲之女說道:“四叔,難道你忘了,賀城坤已經給奶奶看過病,他表示無能為力,你再次請他?”

李伯鬆嘴角一揚,說道:

“我當然知道賀城坤以前去過,但最近他的醫術有突破,第一時間告訴我。”

“在以前我就跟他通好氣,這些年,我一直在默默支援他針對我媽的病情進行研究,如今有了新的進展,定能治好。”

李伯仲微微一愣,說道:

“怪不得你那些錢……”

“二哥,冇有證據的話,還是不要說出口比較好。”李伯鬆馬上打斷他,嘴角揚起,看向葉凡,說道:

“小子,咱們海州市見,我倒要看看你一個年輕的小中醫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說完,轉身離開。

葉凡懶得理會他,到時候實力見真章。

賀城坤的大名,來金陵的第一天就一直聽到,終於要正式見麵了。

李伯仲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明天出發,你覺得如何?”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明天冇時間。”

“……”李伯仲愣了一下。

要知道能讓他李家親自屈身邀請,那是多少家族渴望的。

不過看到他剛剛猛懟弟弟,知道用硬的不行。

“那葉醫生,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葉凡用手指算了算,說道:

“大後天!”

“這麼久……”

“好!”李伯仲之女想要說話,直接打斷,看向葉凡,說道:

“大後天,我來醫館接你。”

女孩還有些不爽,說道:

“憑什麼讓他定時間?四叔他們明天可能就去了,來不及了。”

李伯仲拉著她出去,說道:

“病人要聽醫生的話,咱們就在金陵待三天。”

兩人離開。

董建國和高良看向葉凡,眼神有些怪異。

“喂,你們這是什麼眼神啊?”

高良說道:“葉醫生,我該說你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自尋死路呢?那是李家,海州市李家,多少人想要巴結的對象,你居然這副滿不在乎的態度,一旦被彆人捷足先登,你就錯失良機了。”

董建國也說道:“你最近得罪了劉家和林家,若是得到李家的庇護,這兩個家族根本就不敢惹你,你還在等大後天,你就那麼忙嗎?”

葉凡兩手一攤,說道:

“我確實很忙,李傢什麼地位我不管,我老婆的事最重要,其他人都給我往後站。”

跟師父在山上修行,見識過的達官貴人有多麼強大,李家豈能比擬。

區區李家,他還真不放眼裡。

再說了,魏英背後的人出手了,他必須得做出迴應。

老婆的事最大。

金陵市,江東區,林家彆墅內。

林家不少人都在家中,麵色焦慮,看向某個房間。

那個房間時不時傳來怪異的喊叫聲,還有點像犬吠的聲音。

有人歡喜有人憂!

“家主要是不能恢複,那可怎麼辦啊?”一位婦女來回踱步,目光時不時的看著那個房間。

一位年輕女子說道:“賀神醫出手,肯定能治好的,不過是狂犬病而已,對於賀神醫來說不過是分分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