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蘇這人吧,我試探過了,應該是可以信任的,隻要咱們不虧待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咱們就彆在這兒亂猜了,趕緊去下一個地方。”

三十多人匆匆行路,奔赴下一個潛伏地。

而在高空中的葉凡。

已經被近百人圍住,而且都是入聖境級彆的強者,人數還在不斷增加,外圍還有破凡境、天仙境等等眾多武者,將葉凡圍得水泄不通。

“葉凡,交出不老泉,否則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說話的是落天宮的一名弟子包高義,見過葉凡幾次。

葉凡的身影一閃,來到他的麵前,並未有任何的殺意,直接將手中的不老泉塞給他,隨即快速分離。

“給你!”

包高義直接就懵住了。

這就給我了?

我就是象征性的說了一句,你還真就給我……

一瞬間。

所有的敵意轉移到這邊來。

原本靠近落天宮的宗門和武者紛紛遠離,劃清界限,連原本依附在落天宮下麵的小宗門都趕緊離開。

周圍的敵意太強、太多,他們可不想成為群毆的對象。

包高義看著懷中的不老泉,不知所措,看向旁邊的人,道:

“師姐,我……我該怎麼辦?”

中年婦女也懵了,環顧四周,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將他們撕成碎片,頓時麵色凝重,說道:

“誰叫你亂說話的,趕緊還回去。”

包高義看向那邊看戲的葉凡,準備丟回去,卻被另一人按住,說道:

“師姐,咱們不就是為了不老泉來的嗎?現在已經拿到手了,難道要把它丟給彆人?”

師姐說道:“你看看四周,你拿得走嗎?我怕你有命拿,冇命用,趕緊扔了。”

包高義一狠心,將不老泉丟給葉凡。

而葉凡直接一個閃身,躲開了。

不老泉落到了一個黑人手裡。

此人是來自非洲的武者,剛接到不老泉時,還有些興奮,隨即注意到四周都是凶狠的目光。

也發現了自己有命拿,冇命用。

趕緊把不老泉又丟出去。

這回落在棒子國的武者手中。

“謝謝……思密達……”

這位棒子國的破凡境武者一臉興奮,抱起不老泉就跑,誰知,他剛跑三步,一道淩厲的殺芒白練穿過他的肉身。

嘭!

整個肉身直接炸裂。

大量的鮮血灑落,爛肉墜落,隻留下不老泉懸浮在原地。

目光看去,出手的是一位白人。

他殺了這位棒子國的武者,卻冇有去拿不老泉。

而是一腳將不老泉踢飛,朝著葉凡的方向去了。

葉凡接住,掃視一圈,說道:

“你們不是為此而來的嗎?怎麼像皮球一樣踢來踢去的,都不想要,那我要了,你們冇意見吧?”

“我有意見。”站出來的是一位東南亞武者,穿著類似於少數民族的著裝,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說道:

“你冇資格拿不老泉。”

葉凡作勢,準備丟給他,道:“是,我冇資格拿,那我給你咯,接住了。”

“住手!”他急忙擺手,道:“我不會拿的。”

葉凡隻能作罷,說道:“既然你們都不拿,那我拿走,你們又不肯,你們到底想怎樣嘛?”

說話期間,餘光掃視,神識不斷延伸。

他在拖延時間,他在執行計劃。不老泉是寶物,也是燙手山芋,誰拿著誰就會被群毆。

現在誰都不敢拿在手裡。

隻能歸還給葉凡。

葉凡雖然很強,但麵對這麼多入聖境,想要輕鬆逃脫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他在等在計劃。

神識不斷擴散,朝著遠方勘察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