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時間悲傷,他們也要追上去,為師姐報仇。

葉凡終於靠近林溫柔等人,故意錯開某個方向,將人引去那邊,卻在幽黑空中以術法將筋骨不老泉的封印和陣法包裹住,遮擋光芒。

以神識聯絡上了師姐。

“師姐,注意感應,我已經用術法將其氣息和光芒遮住。”

“收到!”

將不老泉丟過去,隨後跑向其他方向。

在幽黑的空中。

他突然停住了,猛然轉身,麵對殺來的數十道殺芒,抬手,頭頂上出現了一把巨劍,快速融合一體。

手握劍柄,揮動巨劍。

霸道的劍芒橫掃,與殺來的數十道殺芒瘋狂撞擊。

鏘鏘鏘……

擊碎所有,他更是殺過去追來的人群。

一下子就又被包圍了。

目光掃視諸人,能追到這裡的都是入聖境武者,甚至還有不少是入聖境巔峰,即將突破的高手。

“諸位,你們這是何苦呢?”

“給你們吧,你們不敢拿,不給你們吧,你們又要搶,你們不覺得自己很矛盾嗎?”

“這樣好了,你們誰想要,上前一步,我給他。”

掃視一圈,無人上前。

卻有人說話了,道:“葉凡,你殺我師姐,就算冇有不老泉,我要殺了你。”

葉凡看了他一眼,問道:“不好意思,你哪位啊?”

這人想要吐血。

自己可是來自六上宗之一落天宮弟子,身為入聖境中期,對於下麵的宗門來說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也是聲名顯赫的纔對。

他居然不認識自己。

“你聽好了,我是落天宮二護法的弟子薑澤,今日,我必殺你。”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落天宮的弟子,看來你們這裡有不少都是來自各大宗門的人,你是白種人,你是黑種人、你們這些打扮、這膚色,應該是東南亞那一塊的,很好,正好這裡冇什麼人看到咱們,那就在這兒決戰吧。”

他依舊手持巨劍,海量靈氣被他吸收,這是遺址纔有這麼充裕的靈氣。

周圍的腳下再次出現了陰陽圖,不過這一次陰陽圖很快變成了八卦陣,形成一個場域,眼眸輕輕一閉一睜。

變成一陰一陽,整個人進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渾身磅礴的戰意滔天,彷彿要把這天給劈開。

洶湧的劍意不斷澎湃,掃視眼前的四十多人。

“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實力,區區入聖境就敢對我展開追逐,我之前不殺你們,那是不想過早暴露。”

“這裡隻有咱們這些人,我讓你們看到了,你們就冇有活著的必要了。”

嗡!

空中出現了一聲空響,貫徹進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一個場域形成了。

第一個人慌了。

“我……我的道……為什麼我感應不到我所修之道了?”

其他人很快也意識到了。

入場域,斷截道,板砧魚肉,任我宰割。

“這就是不老泉?”

林溫柔接住了黑乎乎的東西,將其撕開,看到了封印和陣法禁錮的一口泉水,量不是很多,顏色有些偏藍。

很純淨,還散發出淡淡的清香。

“快走!”

林溫柔將不老泉遞給旁邊的蕭雅,讓他們快走。

“前輩,你不走?”蕭雅愣了一下。

林溫柔說道:“我要去幫師弟。”

蕭雅急忙說道:“我們也可以幫,我們也有戰鬥力。”

旁邊的一位白人也說道:“林,我們是結盟關係,葉宗主有難,我們不能走,我們得幫他解決困難。”

林溫柔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大家都這個意思,也是頗為感動,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