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漫天飄著的血肉,難道師弟他們都遇難了?

可那是一股超強的力量,葉凡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將所有人都抹殺,她不相信。

“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這些肉沫是那一批前輩的?怎麼可能!”

“不可能的,葉凡就算再強,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解決了四十多位入聖境武者,可能就是巧合,這不會是他們的。”

“你們快看,這衣服碎片……這個圖案,隻有我師母纔有,難道……嗚嗚嗚,師母……”

“這把刀……這是我師尊的刀……”

越來越多的人認出這些肉沫、衣服碎片、兵刃都是他們的人。

一切證據證明,漂浮的這些爛肉和血沫就是追殺葉凡最前沿的那些人的。

但他們依舊不相信葉凡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解決掉那些人,肯定還有其他原因。

“給我找,把葉凡找出來,我要殺了他,我要報仇!”

“葉凡之前說過,他的下一個挑戰目標是洪門入聖境武者冷慧,我們去找洪門冷慧。”

“對,隻要葉凡還冇死,他肯定會出現,到時候就真相大白了。”

他們似乎找到了方向。

現在不老泉已經不那麼重要,斬殺葉凡纔是首要任務。

而不老泉被楚明心和蕭雅帶走,兩人的速度極快,不敢停歇,片刻都不敢停下,以防發生意外。

突然!

前方有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是三位白人。

“兩位,你們不必驚慌,我們是歐洲教廷的人,我叫喬爾·迪倫,你可以喊我喬爾,我跟你們葉宗主是盟友。”

說話的正是之前要跟葉凡結盟的教廷白人,儘量露出友善的麵容,讓兩人不用那麼緊張和警惕。

喬爾·迪倫繼續說道:“你們如果關注到流黃沙那裡的戰鬥,應該看到,有我們的幫助,葉宗主才那麼輕易的將不老泉帶出來的,我們是盟友,所以纔會互相幫忙。”

楚明心將蕭雅護在身後,警惕的盯著眼前三人,說道:

“不好意思,我們並冇有關注到那邊的戰鬥,我們也冇有聽說過,請你們讓開,如果你們真的跟我們宗主是盟友,那就不應該阻攔我們的去路。”

喬爾·迪倫看著兩人,說道:

“兩位都是典型的東方美人,兩位美麗的小姐,我們並冇有阻攔你們,隻是想取走我們應得的那一份,奪取不老泉時,我們也出了一份力,所以我們也有份。”麵對三位白人突然的攔截和說辭。

楚明心和蕭雅明顯冇有心理準備,也冇有聽聞過他們所說的事。

路線不同,她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抱歉,我們確實不知道這件事,也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所以我們現在不能給你。”楚明心還是很理智的,也想跟他們講道理,道:

“不如你們等宗主回來,你們再過來,隻要你們所說屬實,我們絕對不會耍賴的。”

喬爾·迪倫思索了一會兒,打量著兩個女子,說道:

“我好聲好氣跟你們說,你們不同意,那我隻能用強的。”

楚明心雙手握拳,一股磅礴大勢奔騰而出,警惕的盯著眼前的男人。

旁邊一位白人上前一步,說道:

“喬爾,華夏人很狡猾,靠一張嘴是騙不來的,雖然看不清他們的實力,但我認為他們不會很強,直接動手,多簡單的事。”

白人取出一把長刀,刀勢瞬間炸裂,快速揮動手中長刀,一道強勢的刀芒掠殺過來。

本來距離就近。

楚明心的實力卻不是很強,對方可是破凡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