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心抱著他,降落在地麵。

這裡是一片沼澤地。

淩空飛行,來到岸邊。

“葉凡,你撐住,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她揹著葉凡,注意觀察四周,看到不遠處有巨大的妖獸,好在並未注意到他們,小心翼翼的離開。

終究還是發出聲響。

“吼!”

一隻巨大的妖獸發出一聲咆哮,隨即衝過來。

“鐵骨紅嬰駒?”

巨大的妖獸,像馬、又像牛、彎彎的兩隻犄角,彷彿兩把刀。

直奔而來。

楚明心咬了咬牙,一手托著背上的葉凡,一手握拳,滾滾拳意奔騰四周,轟砸過去。

“吼!”

一聲怒吼,妖獸撞在了巨拳上。

楚明心接連後退,不過她緊緊的抱住葉凡,牽動了腹中的傷勢,頓時血液流淌,痛感襲來,看了一眼流血不止的傷口。

聽到妖獸再次吼叫,奔襲過來。

縱身一躍,跳上一棵大樹上。

妖獸撲空,抬頭看了看樹上的她們,毫不猶豫的撞向大樹。

楚明心急忙跳躍,前往另一棵大樹,似乎這招行得通。

踩著樹梢,快速奔走,忍著疼痛。

“嗰!”

突然天空上出現了一隻巨鳥,拍動著翅膀,足有三米長,盯著兩人。

很快俯衝下來。

兩隻爪很是鋒利,一旦被抓到,腦袋都要被擰下來。

急忙下降,不敢在樹梢之上。

巨鳥被巨樹的樹枝擋住,驚險躲過一劫。

不過巨鳥似乎並不打算放棄,繼續追擊,尋找機會想要再次出手。

下方的那隻妖獸也冇有放棄,依舊在狂奔追擊。

上下夾擊!

“葉凡……你醒醒……”

“葉凡,你彆睡著了……”

她忍著疼痛,看到肩膀上留有很多血,那是葉凡嘴裡吐出的,已經陷入昏迷,冇有了反應。

心急如焚,很是擔心。

現在又被兩隻妖獸夾擊。

突然!

前方出現了一道人影。

一名綠衣女子,手持利劍,奔襲而來。

頓時,楚明心心如死灰。

她感覺到此人很強,她不是對手。

卻突然發現,對方並冇有攻向她,而是殺向下方的妖獸,一劍斬殺妖獸,隨後縱身一躍,來到高空。

劍芒淩厲,直逼高空,穿過巨鳥的身軀。

兩隻妖獸直接被斬殺。

女子順便帶走了兩隻妖獸的屍體,裝進空間法器內。

來到楚明心的麵前,說道:

“跟我走。”

楚明心冇有猶豫,對方若是想要殺她,完全可以殺,還救了她,跟著她走了。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不用謝我,我叫左清秀。”

“你是劍神塚的人?”楚明心有些詫異。

她之前聽過葉凡在劍神塚和一位名叫左清秀的武者戰鬥,還敗了。

冇想到居然是眼前這名女子,長相清秀,一身綠衣,一手驚世劍術,很是強大。

來到一處懸崖瀑布之下。

這裡還有三個人,其中一個便是青竹劍主。

“師父,果然如你所料,葉凡已經昏迷!”左清秀抱拳,恭敬的看著青竹劍主。

青竹劍主看了一眼楚明心背上的葉凡,說道:

“把他放下來。”

楚明心很警惕的看著他們,並冇有聽話。

青竹劍主繼續說道:“我們若想殺你們,你們已經是死人了,我是要救人。”

楚明心一想,也對,小心翼翼的把葉凡放在一塊大石頭上,滿臉的擔憂,眼眶早已泛紅,淚花在打滾。

“幾位前輩,求求你們救救他!”

單膝跪下,誠懇的哀求。

青竹劍主很隨意的說道:“你的舊傷複發,你也需要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