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乾玲盯著他,說道:“你聯合奧科聯盟的人搶了我的升龍果,你讓我彆殺你?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恨不得將你煉化。”

黑人武者說道:“我……我願意跟你簽訂靈魂契約。”

莫乾玲真的猶豫了,點了點頭,當即馬上簽署靈魂契約,之後對他進行施救。

黑人武者對她感恩戴德。

一旦死了,一了百了,至少這樣還能活著,而且隻要莫乾玲不說出去,冇人知道他們簽署了靈魂契約。

“馬克,咱們去搞奧科聯盟的人。”莫乾玲很隨意的說道。

黑人馬克有些為難,他剛跟那些人合作不久,現在過去殺人家,多少有點說不過去。

就在這時!

一位術法者急匆匆的趕過來了。

“師父,北鬥宗的人求見。”

莫乾玲有些詫異,道:“人呢?”

王五緩緩的走過來,踩著雪地,來到她的麵前,客氣說道:

“在下北鬥宗王五,見過莫大師。”

莫乾玲打量了他一番,中年模樣,眼眸深邃,沉著冷靜,淡淡的說道:

“你敢來見我,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王五說道:“我既然來了,那就說明我相信莫大師不會殺我。”

“嗬嗬!”莫乾玲冷笑了幾聲,說道:“你倒也是自信,你應該就是北鬥宗的那位謀士吧,之前很多想要埋伏北鬥宗和寧舊澗的人,都慘死,說每次都是中了埋伏,在外麵示弱,實則暗藏殺機,你不回來給我下套的吧?”

王五笑了笑,說道:“莫大師說笑了,我隻是北鬥宗裡很普通的一名弟子,受到宗主青睞,出一份力而已,我此番前來,便是有事與莫大師商量,希望我們能夠合作。”

莫乾玲說道:“合作?跟你合作還是跟葉凡合作?”

“跟北鬥宗合作,也是跟我們宗主合作。”

“那你知道我跟你們宗主曾經打得你死我活嗎?”

“我知道,但我相信,在聖藥麵前,暫時放下之前的恩怨,也未嘗不可,我們宗主表示不會追究,隻要你願意放下之前的恩怨,就當冇發生過。”

“我記得你們宗主不是這樣的人,他可不是什麼大度量的人,他可是有仇必報,還是翻倍奉還的,赫赫凶名,我還是有所耳聞的。”

“當初在無相秘境,我們宗主可以殺你,卻冇有殺,難道你冇發現他對你有種格外的關照嗎?”

莫乾玲稍微一想。

然後就想偏了。

臉頰微微一紅,但很快掩飾。

葉凡的威名無論是在外麵還是在遺址內,都十分響亮,儘管現在還不是很強,但崛起的速度絕對是最快的,未來絕對是一方霸主。

如此耀眼的新星,任何女性都會心之嚮往,莫乾玲雖千歲有餘,但她的內心還是很嚮往愛情的。

女人至死是少女!

一顆粉紅的少女心始終存在。

女人慕強,人之常情。

“是葉凡讓你來的?”

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不那麼冷漠了。

王五並不知道她想偏了,轉瞬間,想了那麼多,說道:

“我們宗主有請,希望跟你麵對麵詳談。”

“好,帶路……額,不對!”莫乾玲突然覺得自己太明顯了,而且這種事不應該是男生主動嗎,馬上改口,說道:

“既然是他要跟我談,那就讓他來找我,隻許他一人來。”

“好,來這裡嗎?”

“去破敗城郊,我在那裡等他。”

“好!”

王五離開了。

旁邊一位術法者有些不解,說道:“師父,您不是說要在遺址內殺葉凡嗎?您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