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乾玲的腦海中始終浮現葉凡的樣子,說道:

“其實吧,我們也冇多大仇,我聽說梁初心和雲閒鶴都跟他和解了,還一起並肩作戰,其實就是袁天罡一脈和李淳風一脈的恩怨,延續過來的,我們之間並冇有多大的仇恨,不過是理念之爭而已。”

旁邊的弟子也不好再說什麼。

他們快速離開此地。

黑人馬克就更是一臉懵,完全聽不懂。

他們也有屬於自己的據點。

就在語出破敗的城池內,占據一塊不算大的地方。

這個古老的城池,很破敗,充滿歲月感。

來到這裡,已經看到葉凡的身影。

“葉凡……”

弟子還挺詫異的,還帶著幾分警惕。

莫乾玲遲疑了一會兒,讓旁邊的人退去,走上前去,抱拳,道:

“葉宗主,你找我談合作?以你如今的實力,斬殺入聖境不是問題,需要找到我,對方應該不簡單吧?”

葉凡指著不遠處的一條江,說道:

“咱們去那邊走走?”

莫乾玲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

這是在邀請自己去散步的意思嗎?

儘量平穩情緒,故作鎮定,道:“好,葉宗主,請!”

湍急的江水流淌,岸邊上青草綠洋洋,江麵時不時會有魚兒露出水麵,吐個泡泡。

兩人身影行走在岸邊。

不遠處很多人都看到了,但誰也不敢去打擾。

莫乾玲在這一帶的凶名,大家有目共睹,實力超強的術法者,在遺址裡也得到了不小的機緣。

“這兩人的背影好似情侶!”

“隻是像而已,我可是聽說兩人曾經有過不死不休的時刻,怎麼會突然走到一起了呢。”

“化乾戈為玉帛,隻有兩個原因,要麼是摩擦出愛情的火花,要麼是有共同的利益。”

“我認為是愛情的火花。”

“莫乾玲已經一千多歲了。”

“可人家保持著三十歲的容顏啊,再說了,這裡是武道世界,年齡從來不是問題,容貌可以改變,青春可以永駐!”

“好吧,兩人走在一起,確實有點搭。”

“……”

不少人在小聲議論,卻無人敢去打擾。

葉凡把自己的計劃講給她聽,希望能夠得到想要的答案。

“敏登圖,金城,這兩個目前在遺址內,名氣也不小,在進入遺址之前就已經是入聖境巔峰,聽說得到了大機緣,修為隻怕已經是造極境了,很棘手。”莫乾玲的眉頭微微一皺。

如果是她自己,她絕對不會去招惹這兩個人,可能會死。

但如果有葉凡聯手,加上自己的術法,成功率很高,而且她得知這兩人身上有很多寶物,不僅僅是在遺址內得到的,外麵就有很多寶物。

葉凡也知道會棘手,說道:“我可以用修仙之法作為條件,而且從他們兩人身上得到的寶物,都歸你所有,這兩位這麼強,我想他們身上的寶物應該很多,而且很珍貴。”

莫乾玲餘光看了他一眼。

從這個側臉看去,棱角分明,帥氣逼人,內心小鹿亂撞,儘量平複心情。

“他們身上的寶物,我可以不要,但你要親自教我修仙。”

她要的是跟葉凡近距離接觸的機會,特彆是單獨相處的時間。

作為活了千年的女子,她知道情感是需要互相碰撞纔會出來的,需要兩人經常獨處纔會升溫的。

她願意放棄寶物,隻為得到葉凡。

而葉凡並不知道她內心是這樣想的,覺得自己劃算多了,伸出手,笑著說道:

“祝我們合作成功!”-